Wednesday, March 31, 2010

升级

我喜欢.....

自小宁宁就不爱黏着我。
宁宁心目中的英雄与白马王子不是别人,是她老爸。
我嘛~在她心中的地位,什么都不是。
只是一个准时叫她起身上课泡奶煮饭的老妈而已。
女儿老爸为此感到非常的自豪。
经常出题考验一下女儿的“忠心度”。
例如:“你爱爸爸还是妈妈?”
临睡前还要再考一考:“你跟爸爸睡还是妈妈睡?”
答案嘛~不问也知道,我只有揪心而已。

不过,时间真的可以证明一切。
守得云开始终都会见到明月。
我这个阿四,还是会有出头天。

今天在车上与女儿聊天。
你的爸爸呢?今天有没有回来陪你?
“爸爸还没到。他很慢的。”
爸爸回来了,你要跟谁睡?陪陪妈咪好吗?
“我要跟爸爸睡,妈咪跟姐姐睡。”
撒娇一下~
陪陪妈咪,今天跟妈咪睡,好不好?
“我要跟爸爸睡,妈咪跟姐姐睡。”
为什么?你比较疼爸爸哦?不疼妈妈吗?
我比较疼爸爸。”
痛~痛~痛~

为什么比较疼爸爸?妈妈不好吗?
妈妈好啊。”
那么你为什么比较爱爸爸?
“我爱爸爸。我爱妈妈。我爱两个!”
哦~
你比较疼爸爸还是妈妈?
“我疼爸爸;我疼妈妈,我疼两个!”

我........
终于..........
出头了............
虽然地位不是很高,却也升级了。
女儿,你不是白疼的。

Tuesday, March 30, 2010

心理作祟

最近,家里连续发生多宗令人不安的事件。
家婆在我面前很感慨的说:是什么原因呢?风水?太岁?还是流年不利?
家婆也问我:该做些什么吗?
我答:什么都不用做,好好在家里含饴弄孙就好了。

我口里是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
最近,真的发生很多事。
家婆双脚看了许多医生还是迟迟不愈,走路一直是一拐一拐的;
大年初三,老公公司惨遭爆窃。

接着,二伯驾车也可以给蜘蛛咬,连续发高烧皮肤生红疹痕痒了整个星期。
不久,再听说二伯家进贼,家婆寄放的全副金饰都没了。
最后,轮到我遇上了车祸。

有人说:流年不利,去还神吧。
有人说:你犯太岁啦。去压压吧~
有人说:你家风水不好啦。改改吧~
有人说:碰巧而已啦。自己吓自己~
我自己则说: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霉运过了即是好运即将来到。
与其花一大笔钱买一个心安,不如给自己一个很好的理由好好过日子。

那天,我花费了多少唇舌好好安抚不安的家婆。
回到家里,自己却独自在一旁郁闷。
心理作祟而已,郁闷过了就算了吧。
打气精神来!Gambatei!

Monday, March 29, 2010

全新的开始

忙了一整天。
忙到天荒地乱,生活的秩序一团糟,心情异常的郁闷。
为了安抚自己不安的情绪,躲进了家婆家。

睡了一整个上午,一直到下午经家婆的提醒才依约把车子送进了厂。
女儿也睡了一整个上午,待我从车厂回来时才睡醒。
摸摸其额头,烧退了。

我本身有一个座右铭:
一次的失败不等于永远的失败。
也许,失败中也可以因祸得福。

这一次,我很想说:
一次的倒霉不等于永远的倒霉,
也许,倒霉中也可以因祸得福。

这一次的霉运,让我体验到人间的温暖,
亲人们的爱护,还有朋友间的关怀。
看见部落友一句句的安慰与问候,想说:朋友们,谢谢你们
看见亲友们一个个牺牲其时间的伸出暖手,想说:有你们真好
看见车厂老板见到我这个弱女子遭人欺负,愿意给予一个大折扣,
很想说:感谢老板你的大恩大德

一次的霉运事件,感觉人间其实还有温情。
霉事已经结束,盼望好运的到来。
收拾心情,好好的迎接美好新的一天。
不过,现在的我宛如惊弓之鸟,事事步步为营。
我想,我还有一段过渡期。
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Sunday, March 28, 2010

死里逃生

今午,不幸遇上了一场车祸。
我亲眼目睹一辆车子将一辆车子撞到飞开。
宛如一场动作影片在我面前上演。
触目惊心。

我原以为一切不关我事,我是局外人。
岂知,肇祸司机撞开了那一辆车子后,续后也向我迎面撞来。
碰~
我车子的车头给撞上了。

幸好肇祸司机撞偏了,我侥幸的死里逃生。
幸好肇祸司机撞上的是司机座位方向,我女儿没事。
更加幸好的是,另一辆给撞的车子里头有一名婴孩。
听婴孩爸爸说:撞到头晕眩了,不过医生说不碍事。
一切只能说上天保佑。
一切只能说:人没事就好。

用了三个小时时间报案。
用了半天时间拨打及接电话报告案情进度。
回到家里,我累倒了。

原以为一切事情已安排妥当,明天继续迎战。
岂知,女儿发烧生病了。
今晚,我肯定无法安眠。

不过,我也要谢谢老天爷。
当我遇上这些恐怖经历时,老公陪伴在我身旁。
当我遇上那么多麻烦事时,家人们都为我分忧。
明天虽然要继续处理无止境的麻烦事,
车子得进厂;我得找人借车子载送女儿;然后女儿得看医生;
最怕最麻烦的是:我还得到吉隆坡警局处理第二度手续。

好累~
幸好女儿没事;
幸好老公在我身边;
一切只能说:不幸中的大幸。

Thursday, March 25, 2010

回味

什么钥匙?

说故事前,先来一个谜语。
在新国某间餐馆用餐,侍应生给了我们一把钥匙。
一把很大的钥匙哦。
大家不妨猜一猜,那是一把什么钥匙?
钥匙用来做什么的?

--------------------------------------------分割线---------------------------------------------------------

说起回味,我最回味的莫过于是小妹带我们去吃的韩国餐以及特色欧式大餐。
小妹,我说真的。
这个6月,我还要吃一次。

可惜的是,韩国大餐咱们没拍上什么照片。
那种滋味还深深埋在我脑海里。
人参鸡汤、炒年糕、特色拉面、无限量添加(unlimited refill)的韩国小食.......
美味哦~

隔天,女儿在Bugis Juction 疯狂了一夜。
咱们也在那儿的欧式餐馆吃了一餐美味的。

海鲜烩饭
炸鸡蛋

ooops....只有这两张照片可以看。
其他的不是朦胧胧地,就是完全看不清。
女儿的拍照技术还得改进。

其他的,怡怡叫了一客芝士意大利面。
小弟叫了一客招牌汤。
我则叫了一客法国蜗牛。
哇咔咔~
真的是回味无穷~
我还要再吃一次!

Wednesday, March 24, 2010

踏出第一步

我来咯

从马六甲一路回到家。
小弟似乎还不满足咱们的一日游。
小弟还是望着护照对旅行之事念念不忘。

人生第一本护照,有颗想出走的心是难免的。
小弟,老姐明白得很。
于是,我说:不如咱们去Universal Studio吧。
那是唯一可以让我到新国走走的原因。
兴奋的小弟,用了一个晚上替我处理机票住宿等问题。
结果答案是如此: 姐,Universal Studio的入门票卖完了。

唉~看见小弟那失望的表情,于心不忍。
算了吧。我舍命陪君子。
望了望日历。
咦~过几天是大日子喔。
我说:走吧。咱们去新国吧。
让我们替新国的小妹庆祝生日吧。

如我般师奶的小弟,为了替咱们省钱决定驾车去。
结果咱们在新国花了老半天时间在迷路。
晕~
下一次,如果有下一次,
我决定搭巴士去新国。

第一天,咱们在韩国餐厅替小妹庆祝生日。
迷路了一整天饿荒了也累荒了的咱们只顾着吃,忘记拍照。
第二天,我充当导游带着小弟游Sentosa。
岂知~
连续好几个星期都没下雨的新国用了一场豪雨来欢迎我们。
雨中游Sentosa,算是一种与众不同的体验吧。

问我为何没照片?
同样的理由。
相机在女儿手中,我不想让我的部落变成海洋频道。
一大堆小鱼肥鱼老鱼的照片,就是没人影。

在新国游玩了几天,唯一让我回味无穷的只有它。
它是什么?
下回分晓。

Tuesday, March 23, 2010

前奏

假期的前奏从这里开始

部落打扫完毕,是说故事的时候。
泡一杯咖啡,懒懒地躺在沙发上,娓娓道来。

话说假期的第一天,便是老公出差的第一天。
我二话不说,收拾了行李便往母亲家出发。
原本打算就此发霉的我,却因小弟而打乱了假期计划。

小弟从未踏出祖国旅行。
不久前得知他终于申请了人生第一本护照,远赴新国公干。
岂知,最后一分钟获知工作取消。

小弟说:假期已经申请了,不想销假。
小弟说:护照已经申请了,很想用一用。
小弟说:不如咱们旅行去吧。

去哪儿?没头绪。
要去那儿且有什么计划?没意见。
.........................................................
老妈见咱们俩姐弟始终搞不出什么思绪或有什么计划,
于是自作主张说要带宝贝孙女去看动物。
最后我与小弟舍命陪皇太后,到马六甲A Famosa看动物去了。

大象表演。
羚羊
母狮子
慵懒的老虎
 很像卡通《Brother Bear》的黑熊

由于相机在女儿手上,拍出来的相片都是的动物,不见人影。
未免让我的部落像极了动物频道,照片就上载这些就好了。

如果你问我:好玩吗?
我只能回答说:不过尔尔。
如果你问怡怡:好玩吗?
怡怡会不耐烦的回答:OK咯。
如果你问宁宁:好玩吗?
宁宁会答非所问的说:不怕的啦。animal都关起来了。

这,就是我的假期前奏。

Sunday, March 21, 2010

说来话长

失踪了好几天,终于回到家里。
启开部落,惊见蜘蛛网结了满地。

这几天去了哪里?
说来话长~

学校假期第一天,我便离开家里躲进了母亲家。
由于老公不在家,我一躲就是一个星期。

这个星期,发生了好多事情。
这个星期,我做了好多事情。
这个星期,我过得十分充实。

首先,小弟生平第一次踏出祖国去旅行,我舍命相陪。
接着,我除了接到家婆的旅游报告电话;也接到了一通悲伤的电话。
然后,我也接到了一个悲哀的消息,我日盼夜盼的远方旅行终于泡汤了。
还有,我家有喜事,小妹牛一兼表妹出嫁。
最后,我与女儿度过了一个充实的假期,赫然发现孩子真的长大了。

这个充实假期,真的是说来话长~
先让我为部落打扫打扫,然后再娓娓道来。
哈罗~我回来了。

Monday, March 15, 2010

Datuk Lee

7分靠实力;3分靠运气

我告诉母亲,晚上的节目取消了。
我告诉母亲,晚上我约了Datuk。
打从孩提时期,我家就有观看羽球比赛的习惯。
每当汤姆斯杯时期,我家就会聚齐在电视前为大马队伍打气。
我尚记得,那时是米斯本家族的全盛时期。
咱们最大的敌人是杨阳。

一直到千禧年代。
米斯本家族没落,Datuk Lee崛起。
奥利匹克运动会那天,我们特地吩咐家婆不要煮饭。
全家人总动员聚齐一起为Datuk打气。
岂知,一个林丹打破了咱们的冠军美梦。

不久前的全英赛,林丹给同门师兄弟打败。
其同门的冠军路则给日本人拦路。
Datuk Lee终于有机会为咱们争一口气。

今日晚上坐在电视机前,看着Datuk 在球场上跌跌撞撞。
一时责骂声四起;一时欢呼声不断。
还有,听到球迷的打气歌则笑到我断气。
Datuk~Datuk~Datuk..........
好像一大堆人在呼唤走失了的公公。

两场直落,咱们的Datuk终于捧起了冠军杯。
是实力还是运气,有没有林丹,已不再重要。
希望明年遇上林丹,还是有一样的结果。
马来西亚羽球路,应该还有希望~

Friday, March 12, 2010

她说她要......

我也要变,可以吗?

母女俩面对面,神色认真地讨论。
妈妈神色凝重;女儿一脸期待。
妈妈满腹疑问;女儿一脸信心。

妈妈不禁地问:真的要吗?
女儿点点头。
妈妈再问:是真的吗?你真的那么想吗?
女儿再点点头。

妈妈摇摇头,一脸懊恼。
妈妈说:为什么那么想要?
女儿很仰慕很大声的呐喊:他好厉害!很有power也好有魅力哦!
妈妈很痛苦的说:可是............................他是个男的;你却是个女的!
女儿很认真地想着想着,却无法理出一个头绪。
妈妈脸上开始展露希望的笑容,心想:也许有转机了。

不久~
女儿抬起头~
一副很认真很坚定的脸孔~
她问........................................
我要当一个男的!可以吗?
妈妈立刻晕眩了过去。

我的天~
我的宝贝女儿她说她的愿望是要当一个超人
再者,她为了要当一个超人,她竟然想去转换性别
我失去了一个女儿;却换回了一个超人儿子
未来世界,将由我的超人儿子来搭救。
我,无法想象~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这些日子

最近的我很少上网。
每每我上网时已经是入夜时分,上网看看网友的post;
到“非是不可”做做工留个言,接着便会周公去。

最近的我很少在家。
每每我载送孩子放学后便往家婆家钻。
家婆不在家,照顾其孙子以及一家人胃部的工作,
便是由我及老公大嫂来轮流负责。

最近的天气热得无话可说。
一整天忙着往浴室里钻;
一整天忙着摄取多多的水分;
一整天忙着呐喊:好热啊~

最近的我精神很差。
酷热的天气让我昏昏沉沉一整天;
喉咙开始变得沙哑;头疼不已;
再加上女人病缠身,累上加累。

此时的我,好想念我的家婆。
如果她在这儿,那该多好啊~

Monday, March 8, 2010

征婚

 
射出一个未来!

一個國王要替公主征婚,把一個蘋果放在公主頭上,誰把它射中就有機會迎娶公主。 

第一個男士把蘋果射中,他說:"I’m 羅賓。" 

第二個男士也把蘋果射中,他說:"I'm 後羿。"

第三個男士不小心把公主射死了,他說:"I'm sorry..."

--courtesy from Zuzu ^^

Friday, March 5, 2010

难题(更新)

怡怡的数学考题

请把 2,3,0,5,8 组成一个最小的数目。

 请问答案是什么?

----------------------------------------------------分割线-------------------------------------------------

谢谢诸位聪明的脑袋瓜子为以上题目做了准确的答案。
我家怡怡在答案纸上填写了2358。
结果老师给了一个错。

怡怡:妈咪为什么错
我:零不能放在前面。
怡怡:零为什么不能放在前面?千位比万位小啊?我:..............................................................................
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回答。

我常常告诉怡怡。
分数不重要;总平均不重要;名次更加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你要明白你为什么错,下次不再重犯。 
现在,女儿问我为什么。
我却答不上来。

除了以上题目,还有两题数学题。
怡怡的答案算对了却给老师扣剩下半分,有一题甚至没有分数。 
三个数目字的总和是D,其中两个数目是A和B,请问C是什么?
怡怡的做法是:A+B,然后D减(A+B)

星期一的营业额是A;星期二比星期一少了B;星期三比星期二多了C。
请问星期三的营业额是多少?
怡怡的做法是:A-B,然后(A-B)加C
 怡怡问:老师为什么都给我错?

我告诉怡怡:妈咪也不明白,也许是算式方法写错了。
我建议怡怡:你不妨问问老师为什么。
怡怡告诉我:老师说,过了今天就不能再问她为什么错了。

Wednesday, March 3, 2010

入神

向左走?向右走?

昨天阅读了密池的部落文《报名了吗?》
晚上我叠高了枕头想了一个晚上,该为宁宁报名哪一间小学。
其实,我是不必那么烦恼的。
随同姐姐怡怡同一间学校不是好了吗?
但是,既然年尾转换新环境后拥有多间小学供选择,为何不重新考虑?

A,B,C,D多间学校。
选择A还是B?选择B还是C?选择C还是D?
我说选择D,学校全年都是全日制,无需顾虑载送问题。
老公说学校D比较远,保留与姐姐一样好了。
可是怡怡学校是半日制,上课时间每天都不一样。
老公说既然选择D为何不选择C,不但上课时间全年都一样,且更加靠近住家啊?
我也知道C好啊。
C学校不但功课多压力大,且一年级就开始采取严格的分班制度。

唉~该如何选择呢?
想啊想~一直到今早我还在烦恼着这个问题。
因为我要趁早为宁宁报名了咯。

上午载送怡怡上学,上了车子脑袋瓜子还在想。
明天我该向左走呢?还是向右走?
A学校呢?还是B学校?
开启了车子一路想一路驱车往怡怡学校走去。
结果,走到半路我才恍然大悟..........................
啊!!!!!!!!!!!!!!!!!!!
我忘记!!!!!!!!!!!!!!!!!
.............................................................................
我忘记.................................................................

载送我家邻居的儿子!!!!

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怡怡,也没发现也没提醒我。
连忙180度急转,再驱车回家。
邻居看见我的车子一直在笑。
一脸笑脸的问我:你忘记了我儿子啊?
糗啊糗~竟然驾着车子在邻居面前扬长而去。
看见邻居一直在笑,邻居儿子一头雾水;怡怡一脸呆呆地;
我真的是想挖个洞躲起来。

糗啊糗~
不过我想了想,“庆幸”我忘记载送的是人家的儿子。
如果我忘记载送的是自家女儿的话............................
想到这里:Oh My God!!!!!
我想也不敢想啊!

Tuesday, March 2, 2010

如果没有你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家婆过两天就要飞了。
一飞就是一个星期多。
我这条懒鱼突然感到很郁闷。
尤其现在的我懒惰病发作,糟糕得很。

家婆不在家即等于没机会偷懒。
餐餐要靠自己,事事要亲力亲为。
唉~想找一个偷懒的借口都没机会。

不过家婆持家辛苦了那么久,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趁她还可以走的时候,让她尽量出去旅行吧。
不趁现在能走的时候走,要待何时呢?
家婆,祝旅途愉快!

Monday, March 1, 2010

周六傍晚,望着时钟痴痴地等。
等着短针指着五;等着长针指着十二。
开启电视机,坐在前方痴痴地等。

终于,我等待的节目开始了。
露台外却挂着大风下着倾盆大雨。
电视节目好像没电似的一闪又一闪;
电视画面一直闪出“programme interupted”“no signal”的讯号。
郁闷~

好不容易挨到雨点变小,才可以安心的观赏我等待已久的节目。
那是蔡幸娟的演唱会。
那是蔡幸娟演绎邓丽君经典歌曲的演唱会。
听啊听~突然我的眼眶开始湿润起来。
一点一点的泪水一直在我眼眶内打滚。
我拼命地忍着~

为何悲从中来?
只因我想起了她。
我想起小时候她时常抱我入她的怀里,口里一直哼着《天涯歌女》。
我想起小时候一家人走路去吃夜宵,她一边拖着我的小手一边哼着《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我想起小时候她每个晚上一杯黑狗啤,一边啃着花生一边还哼着《采槟榔》。
她,就是我亲爱的外婆。

不知不觉,外婆离开我已经十多年了。
可是,对我来说似乎是昨天才发生的事。
至今我还是把她的相片埋在我的抽屉里;

她离别的痛,至今还在我心窝里抽痛着。
尤其是当我听见这些所熟悉的歌曲时,我特别想她。
我尤其特别想念我在她怀里听着她哼着歌儿的感觉。
外婆,我好想你~

钱途

 
工作是为了什么?
晚间,老公女儿闹说肚子饿。
于是拿了车钥匙载着他们出门找吃去。
在餐厅,吃着饭当儿隔壁座来了两个少女。
少女年纪约二十来岁吧。
她们在谈论着寻找工作的话题。
吃完饭无所事事的我,竖起耳朵三八去。

我越听越不是味儿;
我越听越感到心寒。
她们的话题,大约如下:

“我一口气send 了好几份resume,我想在好几份中选择一份。”
“我认为$最重要。等resume有回音及interview后再选一份$最多的。”
“我说啊~什么都是假的,$最为实际。”
“我有一个朋友在银行打工了十几年,从普通书记做到exsecutive再到assistant manager。如今的她虽然是manager一个,薪水虽高可是责任重大,压力得很。”
“我说啊~manager又怎样,负担多责任大压力更大。”
“我打算在我的job list 中选择一个$又多责任却最少的一份。”
“他们给一个manager你做又怎样?表面风光而已嘛~那种负担与责任不好担当啊。”

我听到这里,我不想再听下去了。
反而我在想,20年后我女儿与其朋友在谈论这种话题时,又是如何局面?
我女儿又是有何种想法呢?
工作,对你们来说又是什么?
寻找金钱的工具?还是一门兴趣?还是一把寻找生活价值的钥匙?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