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9, 2011

蒙查查

快两个星期了。
眼睛还是蒙蒙的。
虽然已没有红彤彤及疼痛的感觉。
可是泪水偶尔还会无缘无故的直流。

两个星期。
对着电脑没几分钟眼睛就累了。
想打几个字,蒙胧胧地眼睛却让我一直打错字。
(这一篇也耗费了我蛮多的时间。= =)

今天晚上,坐在电视机前等待等了好久的电视剧大结局。
我却是一边滴眼药水一边擦眼睛一边追。
结果却追到一个烂结局(好想砸电视机)
歹命~这么辛苦做么呢?

两个星期了。
老二老三的眼睛都康复了。
为何我好没呢?
蒙胧胧的眼睛让我体验了什么叫近视眼。
原来近视是这样的哦~
蒙胧胧的眼睛也让我体验到什么叫痛苦啊~
读网友的部落文全都是重叠字的也。

最后,
带着一双蒙胧胧的眼睛写落文,
也蛮佩服自己一下。
诸位,如果错字连篇请原谅哦。

Friday, July 22, 2011

无辜的项链


7月天,是老二的牛一月。
远方的小妹早在一个月前为女儿准备了礼物。

宁宁收到了这条链坠开心到不得了。
她一直闹着我给她买一条项链。
我犹稀记得我有一条打入冷宫的便宜影项链,
于是把她挂在宁宁的脖子上。

宁宁佩戴了一条项链,一夜之间变得淑女去。
穿衣服也要选择与项链相互配合的。
她时时刻刻都把项链佩戴着;
她甚至说要戴着去学校炫耀。

隔一天,恰好出国公干的老爸回来了。
兴奋的宁宁当然会在其老爸面前大声炫耀咯。
岂知,兴奋无比的宁宁却给老爸泼了好大一桶的冷水。

话说到了晚间睡觉时间,
老爸赶着宁宁去梳洗换睡衣上床睡觉。
宁宁进厕所前,老爸喊着:把项链脱下!
宁宁梳洗后,拜托我把项链戴上。
老爸却又喊着:睡觉时不要佩戴项链!

心有不甘的宁宁就对其老爸说:
“为什么妈咪可以戴着冲凉?”
“为什么妈咪可以戴着睡觉?”
“我要和妈咪一样!”

老爸解释说:
“戴着项链睡觉会勒伤脖子很危险。”
“戴着项链冲凉项链会变黑。”

宁宁很晦气的对着我说:
“妈咪为什么你可以戴着项链睡觉?”
“妈咪为什么你给我一条会变黑的项链!!!”
“要一直戴一直脱,真麻烦~”

此后,阿姨送的项链就此被打入了冷宫。
阿姨啊~
她才戴没两天而已哦。
好无辜的项链。

Wednesday, July 20, 2011

一窝兔子

我家目前正应验了兔年大运。
老天似乎在告诉咱们,要在兔年行运就必须先履行兔子的责任。
于是,老天要咱们亲自当一只兔子

一个星期,
我家老老少少都化身为兔子。
一个个轮流到诊所去望望医生的嘴脸。
我家婆甚至放下其最近十分热心的烘培玩意儿,转行当中医师。
什么古老秘方什么凉水什么药材都往餐桌上摆。
薏米、夏枯草、罗汉果、龟苓膏........
小孩的500毫升水壶转为1000毫升。

这起化身为兔事件的罪魁祸首是谁?
是我的老二也。
目前的她情况虽然有好转。
可是我却怕她会卷土重来。
于是下旨要她全天戴着一副墨镜。
她却兴致勃勃地与隔壁王太子扮演Mark哥Mark嫂。
苦中作乐呗~

最可怜的是我的老三。
无辜备受老二的牵连,红红地兔眼睛竟然搞到发炎。
来了两次微微的烧后给医生下令要吃药了。
我辛辛苦苦把她搞得又圆又胖的QQ竟然一夜之间缩水了。
心疼啊心疼~

我这个老妈每天与两只兔宝宝同住一屋檐下,
不化兔为精才怪~
奇怪的是,
我家老爷飞到国外一个星期多,竟然也以一身兔爷爷的姿态回国。
难道................................国外目前也流行当兔子吗?

一家五口,一窝兔子。
直到目前只有我的老大幸免了。
然而,我拭目以待。
老大,我看你何时也加入兔女郎的行列!

Sunday, July 17, 2011

车轮战

最近好忙。
忙着生病。

起初是QQ忙着准备“种豆”;
接着是宁宁忙着装“小兔”(红眼呐)。

QQ见到小白兔姐姐可爱呐~
结果放弃种豆豆撞起兔子的可爱来。
我这个老妈,忙着照顾两只小兔子,
结果......................................................
集合了两只小兔的功力修炼成为一只老兔精。
唉~

不过,
说起忙碌还不及QQ忙。
一会儿装兔子;一会儿又去种豆豆。
三心两意的她,直到目前还没下定主意要玩什么。
我只知道她把我玩得团团转。
她一时咳咳咳咳~
医生开了化痰药;
她一时又烧烧烧~
医生再开了退烧药;
她一时又对自己的手咬咬咬~
医生说牙齿快出啦~忍耐点啦~
她再一时这一点红红那一点红红~
医生看了看说:
“还没到时候啦~豆豆还在酝酿中”
“豆豆发芽时再来找我就是了。”

医生,我不想再来探望你了。
我想,到时来看病的不是QQ或是宁宁,
而是我..............

Thursday, July 7, 2011

上学

女儿,明年上课请我给这个手势好吗?

读了小素的部落文,让我感触良多。
那也让我想起大姑向我说起的一个故事。

大姑有一个朋友,从吉隆坡搬家到雪邦去了。
然而,这个的朋友的孩子却与大姑女儿同班。
有一天,这个朋友的女儿对大姑女儿说:
“我每天清晨5时就出门上学了。”
“可是,我每天回到家都已天黑了。”
“每次回到家我都很累,可是还有很多功课没有做;很多书还没有温习。”
“隔天,我清晨5时又要上课了........”

是的。
这对奇怪的夫妇以“不要影响女儿学业”为由,
让其女儿继续在旧学校就读。
他们说:熬多一年就毕业了,为何还要割名转校呢?
可是,他们是否知道。
女儿悻然熬过这么一两年,对其身心与身体皆有害呢?

我老妈就住在汝来。
我一想到如果要我每天这么一来一回加上塞车,
我晕~

想着想着~
我的老二明年也要入学了。
搬了家,路途比以前更近了。
孩子无需天未亮就上课;回到家也未天黑,
这是幸福的。

然而,
让我担心的却不是这一些。
老二是个“小姐”呐~
她在学校找不着妈妈或姐姐,会如何啊?
她这个小姐脾气,会不会经常给人欺负啊?
她的老大姐姐是个糊涂蛋,懂得照顾她吗?
还有.................................................................
开学时期,她会哭几天啊?
唉~
还是随机应变吧!

Wednesday, July 6, 2011

死缠烂打

某一天,二伯向我提起其朋友介绍他一种高科技产品。
一架多功能的吸尘机,不但可以吸灰尘且还是空气清新机。
一架结晶功能超强且还是许多公家医院都推荐使用的产品。
一架吸收马力超强且达二十年以上的保家。

我听了二伯的“强力”介绍后,只是一味儿的点头然后反应就是“哦~”
接着理所当然的就是一句:“价格是多少?”
二伯的回答:“X000”
什么?
一架快接近5位数字的吸尘机?
难道连病菌细菌都可以吸吗?
我接着再一句:“你会买吗?”
二伯说:“有多余维他命M就会咯。”

不久后,我接到了一通陌生的来电讯号。
电话那头说:“小姐,我是某某人介绍的某某某,
我想向你介绍一架功能十分好的吸尘机,不知你有没有时间呢?
我想到你家来向你示范。”
二伯,原来是你做的好事啊~
然而,对方一句话:“不知你丈夫会在家吗?如果他可以一起看示范就更好了。”
哈~果然对我十分了解哦~
知道我家banker是我老公。
不过,这却成为我推搪的好理由。

熟知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家老爷经常到处飞。
于是这位小姐常常都无法成功与我约定一个示范时间。
可是,一个月又一个月,
这位心不死的小姐就是经常都会摇电话与我约时间。
时间久了她不烦我可烦哪~
终于有一次,我铁心的对她说:
“小姐,我家老爷要我转告你说,他对此产品不感任何兴趣。
而且,最近他工作实在太忙没有时间看这些产品示范。
实在是不好意思har.......”

我以为,识趣的她会明白话中的含义。
唉~经过我N次数的推搪理由,说她不明白也不会有人相信啦~
可是,她却就是这么不死心啊~
从一星期一次的约时间到两星期一次的约时间,
现在的她得空就来一次电话;不得空就两三星期来一次电话。
就算我铁起心肠告诉他:“我家老爷是不会买的啦~他说他没兴趣啦!”
可是,她就是这么不死心.........
原来~
为了生存,脸皮不铺成如洋灰般硬般厚是不行的~
可是,
我也是为了生存,酱贵的高科技产品我买不起咯~

Sunday, July 3, 2011

种豆

最近,家里外头谈“黄”色变。
某某电话公司的“阿旺”因黄给警察抓了;
刚刚热得不得了的BumbleBee 变形机械人也因黄给抓了;
最后就连咱们的部落好友“黄帝”也不幸遭殃。
我怕咱们的QQ也遭殃,因此她的黄便便每次都给我毁尸灭迹,不留半点痕迹。

此外,家里头却谈“豆”色变。
所有的豆皆不准出现在餐桌上。
大豆、黑豆、黄豆、青豆、豆腐、长豆、短豆、四季豆等等等........
甚至连脸上的痘痘也要避而远之。
为何?
此因一:
家里有多个成员患上家族性尿酸疾病,得避开一切豆类。
此因二:
家里某个小朋友打开先例,正在播种种豆,人人闻豆色变呢~

是的。
我家隔壁二伯的大王子,一个月前播种种水痘。
两个星期后其母亲也跟风一起种“豆”。
种了两个星期“豆”成开始“收割”,
收割期间其小王子却“闹别扭”说要一起种。
一个月后的今天,小王子终于“申诉”成功,也随着一起种“豆”了。

至于我家。
好久好久之前已经不流行种“豆”。
现在大家都忙着训练小鸟打猪猪,那有空去种“豆”呐?
我家老大自四个月大就尝试种“豆”玩意儿,才玩没两天都不玩了。
我家老二则在七八个月大时一时兴起和保姆家的娃娃一起种。
她啊~才种没两颗豆就说不玩了。
接下来,种“豆”的玩意儿就不曾出现在我家。

岂知,十年后的今天却开始流行起来。
我家啊~多了一个六个月大的QQ。
她,还不曾玩过种“豆”呢。
她哪知种“豆”是什么玩意儿啊?
她只觉得隔壁伯母和堂哥脸上手上脚上都化着奇怪的“痘痘”妆,
每次都好奇地瞪着其黑溜溜的大眼睛,望着一动也不动。
不知其小脑袋瓜在想些什么呢。

小QQ,也要一起玩吗?
要玩就尽快去播种了,不然当伯母堂哥“收割”完毕后就无法再玩了。
然而,妈咪希望你开开心心种“豆”就好,不要闹别扭哦。
唉~
玩种“豆”,比戴“黄”好玩也安全得多了。
不是吗?

Friday, July 1, 2011

舍新迎旧

亲自照顾了QQ整整大半年。
我突然发现旧东西的奇妙。

最近我身边有很多BB。
除了我,其中还有我二伯、表妹、舅母、保姆的女儿等等等.....
所以我每当我不知所措救助无门时都会摇电话给保姆求助。
时而当我们聊BB经时都会不禁说这么一句话:想当年,我们是用........

这次不但怀孕来得突然,就连生产也急速得惊人。
因此,QQ有很多用品是其老爸去张罗的。
待我坐月子时,也是以声控来吩咐老公去办。
可是,结果往往让我失望无比。

我时常向家婆埋怨。
“现在的BB毛巾很不好用,又厚又重,还是旧的好。”
“现在的BB手帕也不好用,虽然好看却不吸水。”
“现在的BB衣服也不好穿,虽然时尚美观却布质太厚,热死BB了。”
“BB餐椅又贵又不实际,还是旧时候的藤制餐椅最好用!”

也许我投诉太多;怀念也太多,
家人忍不住送一句话给我:
“小姐,你哪一个年代的?”

嘿~虽然我喜欢用旧东西,也不代表我老哦~
我只是想反映说:东西不是美观就好用,最重要还是实际呐。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