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28, 2012

心想事成

春节未来临之前,
我曾经在FB许下这么一个愿望:
“好想从年除夕在家做猪睡觉一直到十五~”
“想要红包的人自动上门来我家向我要就好~”

有些朋友对我的愿望备有同感;
有些则说:不可能啦
有些就说:新年嘛当然要好好庆祝啦

结果........................................................

今天年初六了,
我是怎么度过的呢?

从年除夕开始,
我就一直呆在家,哪里都没去。
娘家,我第一次没回家过年。
外公家,我第一次没向外公拜年。
既然娘家和外公家都没到,更别说是亲戚家了。

这个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呢?
我没那么好命,一直做猪睡觉什么都没做。
我只是一直呆在家服侍我的老三QQ罢了。

QQ似乎接收到其老妈的心声。
从年除夕夜看了一朵朵的灿烂烟火和鞭炮声后,
她就一直生病发烧到年初四。
年初四高烧退了,身上就开始长出一点点的红疹。
接下来的QQ就好像一只无尾熊,一整天就黏在我的身上。
她,谁都不要。
家里除了我就没人可以制服她。


此外,家里也没有一个人有心情过年。
事因我隔壁二伯的大儿子也因生病入院检查。
住院一直到年初四才回家。

今天,年初六。
咱们一家才难得相聚一起在外吃了一餐饭。
咱们一家才难得坐在一起怡情怡情玩个小赌博笑笑闹闹。
嬉闹后咱们才说:这才是过年嘛~

只是,今天过后又说要开学了。
今年的新年真的是郁闷之极。
今年的新年我真的是心想事成
结果我真的哪儿都没去;
结果真的是:
要拿红包的自动上门吧~

Monday, January 16, 2012

三星

某一天,我到杂货店去show show 去38。
老板娘一见到我就额外兴奋,劈头却是一句:
“靓妈,你的邻居是友族同胞且是某某行业的吗?”
是啊~怎么啦?

老板娘说:
有一天,友族邻居回家不得其门而入。
只因友族邻居拒绝缴付管理费而无法获得access card。
路径保安入口时得交出身份证或驾驶执照才可进入。

然而,友族邻居一句“我是这里的住户”而拒绝交出任何证件。
他对着保安人员破口大骂且强硬地要求保安人员让其进入。
友族邻居的野蛮一度让入口入口交通阻塞。
保安人员只是履行其责任,友族邻居无法一句“我是这里的住户”就可以进入。
万一有什么事情,保安人员如何担当。

结果,
友族邻居在入口与保安人员争执纠缠了好几个小时,
最后还出动警方人员。
无言~

听说,
因为这起争执事件,友族邻居开始起诉居民协会。
起诉一:滥用职权让他不得其门而入。
起诉二:强迫居民缴付不必要的费用。
起诉三:征收不合理费用,美其名作为保安费却是暗中亏空。
无言~

事实是什么。
事实是。
我住的这个花园是新区。
还有许多房屋正空着或正装修。
因此许多印尼工人搬运工人可以自由进入。
单单是去年就发生了好多盗窃事件。
因此,居民们自动设立居民协会要求征收保安费。
保安费每个月80大元。
友族邻居听了大喊昂贵且不合理,拒绝缴付。

起初,我也带着怀疑的态度。
决定采取冷静观察来决定是否缴付。
然而,在短短的三四个月时间,居民协会的动力让我屈服了。
居民协会在入口处设立保安亭,自动门系统,闭路电视全齐全。
居民协会还全重新铺路,种植树木,开设紧急出口并重新装潢入口招牌。
最后他们自聘保安人员以及清洁工人。

年关将近,居民协会发动全体大扫除。
请来了三辆垃圾车,两辆水车和一辆化粪池清理车。
他们带动整百人分批清理了每一排屋子的后巷,沟渠等。

你说。
80大元,值得吗?
然而,
我的住宅区就是有着这些三星。
他们直说居民协会滥用职权亏空他们的血汗钱,
不但拒绝缴付管理费却来个大闹保安亭。
由于不得其门而入而连人带车子把咱们的保安栏杆给撞断了。

还有一个更可笑的故事。
下一回分晓吧。

Friday, January 13, 2012

吓到哭

昨天的我,真的是累毙。
身与心皆疲累不堪。

下午时分,我准时拿起车钥匙准备去载送两个宝贝放学。
走到门口小QQ老远从厨房爬到大门口;一边爬还一边兴奋叫喊我。
看见那可爱般模样我也不忍心放她与家婆呆在家。
我一抱QQ,哎哟一股异味......

带QQ到厕所清洗后QQ竟然不跟了,还向我挥手掰掰.....
原来刚刚的兴奋是.......
无言~

给QQ清洗了一个小屁股用了我不少时间。
宁宁放学了啦~
我加快马力一支箭冲到学校。
哦~低年组的学生全都放学了。
我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不断搜寻宁宁。
怎么在说好的地方不见人影滴?
我找啊找;寻啊寻,
一直到下午班低年组学生都进课室了都还没找到宁宁。

不对;很不对劲的味道。

我的心开始跳个不停;口中开始喃喃自语;
冷静~冷静~冷静~
我走到校门口向一个认识的auntie询问:
“auntie~你有看见我的小女儿吗?”
auntie惊慌失措地问我:
“har?你还没有接到小女儿哦?”
auntie立即加入替我找。

此时,我更加惊慌了。
冷静~冷静~冷静~
我重新在每一个宁宁有可能到的地方再寻找一遍。
寻找途中,
有些auntie问我:你女儿是拿着什么什么书包的吗?
有些uncle 问我:你女儿是长发还是短发的?
有些保安人员问我:你女儿通常在哪里等你的?
我的心,更加慌了。
我眼眶泛红不断喃喃自语:没事的~没事的~冷静

最后,我放弃寻找了。
仔细想想,宁宁会到什么地方去。
她找不到我看不到我,第一个她想去的想见的是什么?
大姐!宁宁的大姐!

于是,我站在怡怡课室的楼梯口等。
一直等到高年组学生都下来了,
终于~终于~找到宁宁了。
我大力的把宁宁拥在怀里:天~终于找到你了。
我问宁宁:你看不到妈咪后你去哪里了?
宁宁说:我去找姐姐.....可是.......
"我找不到姐姐的课室,课室里的大姐姐叫我回课室等......"
哦~~~~~

不管怎样,宁宁安全没事就好。

事情告一个段落了吗?
还没~

吓破胆了后回到家,好想倒头睡一个安稳觉。
岂知接到二伯电话:
“鳕鱼,麻烦你替我接儿子好吗?
老师打电话来说他全身发冷发抖。”
哦~yes sir~

接了孩子堂弟,见他脸色不对还全身发冷。
摸摸他的额头,发高烧了。
结果再一次发动马力往诊疗所冲啊.......
看了医生给他吃了药,
我找借口说:“我出去买面包。”

我,
我需要一个透气的空间。
我对杂货店老板娘说:
“借借你的地方给我透气好吗?”
虚脱啊~

Friday, January 6, 2012

开工了

好久没开工了。
再次开工的滋味真是.......
累垮~

宁宁第一天上课,
我在学校陪伴她到下课。
在学校遇上好多新妈妈,第一次也是第一个孩子上小学。
我?
既然算是老手了。

陪伴了一天,隔天想不再陪伴宁宁了。
第二天,宁宁的表现算是理想。
她的同学哭的哭;找妈妈的找妈妈;
有些同学一直往外望以确保妈妈没离开。
有些同学的婆婆一直在窗外提醒孙子孙女:专心上课!
我?
趁老师进课室人就溜走了。
想想,第三天应该不用我陪伴了吧?

上课第三天,宁宁表现差强人意啊~
她竟然眼睛红红对着我。
女儿啊~第三天了哦。
你还不习惯吗?
不管三七二十一,老师进课室我再溜走了。
接下来交给姐姐去处理吧。

岂知,放学时姐姐竟然对我说:我没去找妹妹哦。

唉~算了。
也该让害羞兼小小姐宁宁自个儿去适应吧。

只是,再三天而已啊。
我竟然累到倒在床就可以立刻入睡。
我竟然做大头梦说:孩子都上课了,是我的世界咯。
是我的世界,正确的是:是我的做梦世界。
每次载送孩子放学回家,吃过午饭就倒下做猪去。
结果,和朋友喝的茶没喝到。
结果,FB博客也没法子上到。
结果,家里的差事也没做到几样。

原来,
宁宁上课了不但只是宁宁要学习适应,
就连我这个老妈也要学习适应。
单单一个周六,想到无需再早起就已开心到要放鞭炮了。
唉~
鳕鱼啊~将来还有更长的路要去适应啊~
做好心理准备吧。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