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无话可说

 
她,时而会让我无言。
《无言一》
今午,带宁宁到麦叔叔那儿小坐一下等姐姐放学。
从露天停车场一路走到麦叔叔也一路吹着大风。
我不禁开口说:宁宁,风好大好舒服是吗?
宁宁好顺口的回答:
“是咯。好大风。
大风都把我的头发吹乱了。
你说怎么办才好?”
此时此刻,让我想起新加坡梁婆婆。
“我的头发有没有乱?”

《无言二》
年初九,带宁宁到前保姆家拜年。
和保姆闲话家常后,按照惯例当然是派红包咯。
保姆拿了两个大红包,一个给怡怡;一个给宁宁。
我顺口喊了一声:宁宁,auntie要给你红包,过来一下。
宁宁走了过来,拿了红包说了谢谢..........
随口还有一句:
“我的书包有很多红包了咯。
为什么还要给我?”

《无言三》
每天放学回家,我这个C9都会很“机械式”的说:
怡怡宁宁,洗澡吃饭睡午觉然后起身做功课......
这一天 ,宁宁吵着要看电视节目。
我反问:妈咪说什么来着?
“洗澡吃饭睡午觉然后起身做功课”
“电视节目 。做完功课才可以看。”
无话可说的宁宁,乖乖去睡觉了。
午睡后,宁宁吃饱饭立即拿出小桌子拉开嗓子大声喊:妈咪教我做功课!
我一时回不过神(半分钟前才吃饱饭)问:
那么快就要做功课?刚吃饱不要休息一下吗?
岂知,宁宁一句回来:你说的嘛~洗澡吃饭睡午觉起身做功课......

Wednesday, February 24, 2010

一群饿鬼

 
我家的化骨龙
昨天一时手痒,煲了一大锅白饭。
减肥当中的我和两个小瓜,当然无法把白饭消耗完毕。
于是决定今午炒个饭给怡怡作午餐。

两个女儿放学回来,吩咐女儿去洗澡后我便开工了。
香喷喷的炒饭炒了一大锅子(小弟小妹,是不是很怀念呐~嘻嘻)。
我很习惯先让女儿吃饭,待她吃饱后我才吃剩下的。
岂知,待我去拿饭时饭锅只剩下半碗炒饭。

我的天,怡怡把整锅炒饭(大约有三碗饭)都吃完了哦。
饥肠辘辘的我,不择手段偷了怡怡手中的四分之一碗饭。
待我准备开餐时.....................................................................
“妈咪,我要吃饭!”

最后,已在学校用过餐并已喝了一瓶奶的宁宁,
把我的半碗饭也吃光了。
她还说:“妈咪,我还要!”
“没有饭了啦~饭都给你们吃光了!”

即使我是减肥当中,可是饿了还是得吃。
没法子之下,我把桌子上的白面包全拿去煎来吃。
煎面包当儿,宁宁又跑了过来。
“妈咪,你在做什么?”
“你在煎面包啊............”
突然,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于是,我一边煎就一边吃,预防万一!

结果..........................................................
我煎了五片面包,我吃了两片。
其余的,当然是全进了女儿们的肚子。
我家何时养了一群饿鬼!

Tuesday, February 23, 2010

喜●怒●哀●乐



这个年,有喜也有悲。
《喜》
 今年的新年让我觉得格外的喜洋洋。
 我见了很多很想念的朋友;我也见了很多非见不可的亲人。
以往的新年,通常都会与一些亲人或友人擦身而过,错过了见面的机会。
今年,该见的与很久没见的亲友,我都一一见过了。
 
尤其是我的旧同事聚会让我非常难忘。
朋友,不知不觉我离开了旧公司已经整整七个年头了。
当初我进公司时怡怡才那三岁大,怡怡现在都已十岁了。
当初的黄毛丫头,现在都变成auntie了(不只是我,你们也是呐)。
唯一不变的是,咱们还是美女一个,哇咔咔~
明年的新年,一定要再聚哦!
约定你们了咯!

哦~还有还有~
HL公司的旧同事们,你们何时才舍得出来聚会啊?
我在跟你们说啊!
要拿红包的人,就赶快出来啦!
过了十五想要都没有了咯~

《怒》
 天怒人怨~
今年是一个火烧般的年。
热烘烘的天气;加上热气的食物;像火般一直燃烧着我。
有够倒霉的是,像火般的天气再加上大停电!
热啊热~热啊热~
我这条烧鱼一直找寻找冰块;一直不停的摄取冰冷的饮料。
结果,糖分的摄取量爆灯!

那一天,就有人对我说:
“鳕鱼,你好像胖了好多哦!”
呜~呜~呜~
我不得不向事实低头。
还有更加可怜的是:家里冷气每日大开的结果,这个月电费单 =》 没眼看
这是谁的错?这是火烧般天气惹得祸!(赖得就赖) 
怒啊!
 
《哀》
这个年,我也感到很悲。
这个年,许多悲伤的事情皆围绕在我的身边。
还没过年,就得知老公契妹妹的家婆因患脑瘤需开刀住院,情况不是很乐观。
接着,家婆做家事时伤到脚趾头且还骨折,整个新年走路都是一拐一拐的。
然后,得知姨姨的大伯大年初三过世了,庆幸的咱们在初二就见面了。
最哀伤的是.....................
大年初三开工日,也是老公最痛彻心扉的日子。

初三开工,老公的公司进贼了。
损失惨重。
不但没了货物;没了现金;也没了车子。
很好享受的贼子,更是在老公的公司里吃柑喝汽水。
唯一值得庆幸的只有贼子不是在开工日干案子,所以没有伤人或流血事件发生。
虽然说:人没事就好;没伤到人就好;财物失去了可以再赚回来.........
可是,哀痛的心却不是我可以为老公安抚的。
当我看见老公那百般无奈又痛心的脸孔,我的心也沉痛无比~

《乐》
撇开伤心的事不谈。
这个年,我也乐得轻松。

以往过年时,我好像过得格外辛苦。
不但为女儿吃的烦;也要为女儿的娱乐烦。
尤其是到处拜年时,小女儿会咿咿呀呀地哭闹。
不是为吃闹就是为睡闹;不是为热烘烘的天气闹就是为没事做而闹。
大女儿呢~她也会一直吵着要这个要那个,更加会吵着要回家。

今年过年,我从大年除夕到处串门子拜年一直到大年初九。
大小女儿怨都没有怨过一声。
她们静静地跟着我们上车;静静地在一旁啃着年饼。
如果他人家里有小孩,她们俩更会自动的和小孩交个朋友快活去。
父母呢~变透明了。
她们真的是当我们没到呐~

我的女儿长大了咯~
我乐得轻松了咯~
我相信:明年的新年我会过得更加精彩,哈哈哈!

Monday, February 22, 2010

倒了

 
王家姐妹花
从除夕到初九,每天无止境的到处拜年;
从除夕到初九,每天夜夜笙歌大闹通宵;
我累倒了~
怡怡病倒了~
宁宁变身为睡公主了~

这个年,真的很累人。
一天跑三四个场去拜年,一天吃好几餐,一天24小时玩足闹通宵。
我也纳闷,为何我的女儿毫无怨言?
我也奇怪,为何我的女儿如此能耐?

结果,年初七那晚在舅舅家。
怡怡以一副苦楚的脸孔对我说:妈咪,我想回家。
接着,怡怡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打得眼睛也红肿了起来。
哎哟~我的女儿要病倒了。
我赶紧带女儿回家吃药,然后要她好好睡一个晚上。
隔天,怡怡又精神百倍兼带着兴奋无比的心情回婆婆家过大日子了。
...........................................................无言..................................................

初八一晚,在家婆家闹到凌晨12时,然后给爆竹声响轰炸到凌晨3时。
这一天,我完全无法入眠。
今早起来声音开始变得沙哑。
我,快要倒下了~

-----------------------------------------------分割线------------------------------------------------------

 
答案:mushroom soup
做么你们那么聪明滴~
还是我乡芭婆没见识。

当我见到餐馆用如此美丽的茶壶来装mushroom soup,我的眼睛惊讶得快要掉下。
小弟的女朋友差点要侍应生退货,直说货不对版。
多亏心水清的小弟看清楚了菜单才不至于坏事。

不过也是嘛~
好搞不搞却搞个中西合璧,多么不搭调啊!
我还向小弟小妹以及小弟女友问了一个问题:
“如果我将茶壶的盖子掀开一半然后喊:加水!
他们会不会为我们加汤啊?”

Friday, February 19, 2010

新年说说看

 
中国娃娃
不知不觉,年初六了。
一个星期后的今天,我才有时间上上网左看看右看看。
不过,半个小时后我又要出门去了。

这个星期我是怎么过的?
不外是吃啊吃啊~喝啊喝啊~说啊说啊~答啊答啊~
每到一户亲戚家,坐下就是吃吃吃。
“来来来~开饭咯。”
“我可以选择不要吃吗?我还饱呐~今天我要跑三个站啊!”
“吃不下就只是吃菜吧~吃少少也好啊!”
“等一下我还要吃哦!可以让我的肚子休息一下吗?”
“等一下有等一下的吃;现在有现在的吃。”
可是........每一户人家都是大鱼大肉大虾还有恐怖的白斩鸡.............
肥死了!

每到一户亲戚家,坐下就是答答答。
“来来来~派红包咯。”
“你今年有几个?”
“两个。”
“还有再加吗?”
“没有。”
“什么时候再加?”
“等我的薪金和花红达到十万八千七的时候。”
“叫你的老板加给你啦~”
“没办法。我老板的老板没加十万八千七给我的老板。”
“没加就换工啦~”
“换不起也请不起,怎么办?”
“................................................”

每到一户亲戚家,坐下就是喝喝喝。
热烘烘地天气,天然式烧烤滋味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们拼命的喝;不客气的喝;喝了再喝。
很不幸的,咱们喝的都是糖分。
100号、可口可乐、Anglia、啤酒、红酒、果汁........
这个星期,我吃了多少汤匙的糖分,我真的不敢去计算。
我只知道,我的牛仔裤又开始觉得紧了。
我的天啊!!!!!!

------------------------------------------------分割线-----------------------------------------------------

话说这一天我到老妈家拜年。
那么多年了,第一次到老妈家拜年竟然碰上停电!
热到无话可说;热到快要没力的我,不断大喊 :冰块!我要冰块!
二话不说,我拉了小妹和小弟往专门吃冰的餐厅里去找冰吃。

到了IceRoom餐馆,却让我遇上好玩的事。
请诸位朋友猜一猜,这是什么玩意儿。
猜中有大红包一个。

这壶东西是叫什么名堂?
是用来喝什么东东的呢?
曾经到IceRoom用餐的朋友请保持神秘,
给机会其他朋友猜一猜,玩一玩好吗?

答案明日揭晓~

Friday, February 12, 2010

年的味道

年,它来了。

昨天收工了。
晚上出席了怡怡保姆家的生日晚宴。
吃了一餐丰富的;也看了一场漂亮的烟花。

一早起来到姨姨家拿年饼;然后到菜市场帮家婆进货。
一路上满满的年摊,卖着年花;年饼;肉干;水果。
街道上的商店外摆卖着高高的礼篮播,店里播放着悦耳的新年歌。
走在街道上的人们,个个手里拿着鲜花水果年品,赶着回家过年去。
不期而遇的人们,个个嘴里互相祝贺着: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我一路走着,闻到了浓厚的年之味道。
我不禁嘴里也随着哼着新年歌曲。
此时的我,心情是愉悦的。
此时的我,心情是期待的。
年,欢迎袮。
家,我回来了。

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收工好过年

 
 让我睡一下,别吵我~

终于收工了~
忙了那么久;扫了那么久;我的十只手指都变粗糙了。
每天扫扫扫;丢丢丢;送送送;洗洗洗;换换换,
今天,终于做完了!

收工前,先让我睡一下。
睡觉,是最好的美容秘方。
我不想以一副黄脸傻婆的尊容去拜年呐~

各位,让我休息睡一下。
待我回复精神再向各位逐个去拜年啊~
终于~收工了~

Tuesday, February 9, 2010

冲刺

过年的脚步越来越靠近了~

最近我忙到不可开交;忙到连老妈都不认得。
这一切都是教育政策惹的祸!
干嘛没事把女儿的上课时间搞得乱七八糟。
一个星期六天上课天,每天的上课天时间都不一样。
干嘛没事读什么全日制,接了女儿什么都不能做。
干嘛没事把考试日坐落在新年后的第一个星期。
过完年就要考试了,搞到我要准备过年之余也要给女儿准备考试!

每天上午送了孩子上学,就开始忙忙忙。
忙收拾屋子;忙买年货;忙送礼;忙做司机;
今天载某某某;明天再载某某某;
今天去某某家拿年货;明天去某某家送礼。
然后再赶去载小女儿;载了小女儿再去载大女儿;
回到家便是死鱼一条。
累倒什么话都不想说;累到网也不想爬。

还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
我还有床单没换;我还有过年礼还没送完;
我家还没开始布置,一丁点儿的新年气氛都没有。
我自己本身,连一件衣服鞋子都还没买。
我还没与多年没见的朋友相约安排见面。
我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做。
继续冲刺!

-----------------------------------------------分割线------------------------------------------------------

 
不速之客
昨天为两个女儿温习功课。
突然听见一阵怪声,一阵很像动物吵架的尖叫声。
尖叫声很刺耳,却不知是哪儿发出的声音。
母女三人找了很久都找不到。

尖叫声再次发出时,我看见一只超大的昆虫在露台。
第一动作,连忙把露台的落地玻璃门给关上!
不然~
我的小宝贝会吓得整晚睡不着。

补习班继续进行中......................
当女儿的功课与温习做得七七八八时,怡怡突然尖叫!
一只超大的虫子在客厅飞舞着~(原来玻璃门没关好惹的祸)
两个可爱的女儿突然消失不见了~
一个黄脸傻婆手拿着扫帚在客厅与虫子抗战着~

不知用了多少时间,黄脸傻婆手拿着扫帚与虫子追逐,
追逐了好一阵子都无法将虫子赶走。
一股怨气上头~
人家已经累到半死还来惹事,真的不知死活!
二话不说,拿来了一个容器直接往虫子上盖去。
虫子抓着了,女儿们也出现了。
最后的画面~
累垮的黄脸傻婆躺在沙发上一动也不动;
好奇的女儿望着容器,七嘴八舌地进行着她们的生物课程。
我,没电了~
我迫切需要一杯豆原咖啡来充电~

Friday, February 5, 2010

不叫寂寞

 
成双成对;比翼双飞

周五日,也是怡怡的全日制日。
载了宁宁放学,我还有两个小时的“无聊”时间。
两个小时,回家也不是串门子也不是。
于是带着宁宁到广场走马看花。

我手里拿着一本书慢慢琢磨;宁宁在游乐场慢慢消磨。
接着到餐厅医肚子,还叫了一块蛋糕慢慢品尝。
我有的不是金钱;我有的是时间。

临走时,经过一家商店。
突然宁宁大叫:妈咪,lion dance!
看新年专辑看到走火入魔的宁宁,一见到舞狮就会欢呼。
我应酬式的往店里一看,却看到双眼发亮。
我“发亮”的原因不是大大的舞狮,而是舞狮旁的三只小老虎。

这只小老虎真的很小。
大约有余仁生所卖的一半小吧。
余仁生卖的五虎我见了就很喜欢,可是却觉得有点小贵我买不下手。
这只小老虎正合我心意,虽然小却可爱得很,宁宁也一直说:CUTE
小老虎不是摆饰,小老虎是挂饰。
我一口气就买了两只,打算把它们挂在我的车子上。

走出商店,宁宁还望着架子上剩余的一只小老虎。
我一时嘴巴痒说:宁宁,和lion dance 及小老虎说拜拜吧
岂知~
妈咪,还有一只!
“我们已经买了两只,够了。”
这样tiger就没有friend friend了。”
“tiger 还有lion dance陪它啊”
不可以!tiger 要friend friend!
啊................................................
不但如此,宁宁还死赖不走,一直嚷着要我为小老虎找一个friend friend。

没法子,自私的理由。
我有两个女儿,一人一只已经足够。
没法子,更加自私的理由。
自古以来只有“成双成对”;“比翼双飞”,三人游戏有害健康。
我唯有从商店找来其他的老虎玩具,摆放在小老虎旁并告诉宁宁:

不怕~不怕~tiger有friend friend了,它不会寂寞了。

Wednesday, February 3, 2010

公主事

两个公主两个样
《大公主》
告诉你们,懵懂是会遗传的。
告诉你们,懵懂还会青出于蓝的。
你们有见过读书也会忘记带书包的没有。
你们有见过放学也会忘记拿书包的没有。
我家就有一个。

这位懵懂传人,在准备上学时才发现书包不在车子上(如果没功课她是放在车上的)。
这位有幸运之神眷顾的懵懂人,不见的书包是小的不是大的。
这位懵懂传人,小书包不见了还可以轻轻松松上学去。
这位懵懂传人,小书包不见了却不会紧张的去寻找回来。
她告诉你她怕老师骂不敢跟老师说(全日制的课室平时是上锁的)
她告诉你说她要做值日生没时间没机会去找。
我给她气到快断气;我给她气到俯首称臣。
 
我努力地和她沟通,却怎么沟也不会通。
女儿啊女儿,自己的东西自己要好好保管好。
女儿啊女儿,虽然老妈懵懂到火红却不见得是好事。
不对!为了女儿着想我还得想办法根治她的懵懂病。
我决定抛开我的尊严出去好好的干好好的喊:

“收猪脑袋~收大头虾~收大头菜~一斤十两钱啊~”

p/s: 以毒攻毒,好好根治女儿的病啦~

《小公主》
打开小公主的书包检查功课,发现5岁的她开始有听写。
无论是华巫英,每个星期都有听写生字。
贴心的老师把上半年要听写的生字都列出来了。
勤力的妈妈只要经常给孩子复习包准科科及格。

可惜,小公主遇上懒惰妈妈。
临时抱佛脚是懒惰妈妈最常见的事。
不过,此时的懒惰妈妈却不敢懒惰。
一切只因小公主比较不一样。

之前我说过,宁宁学习速度比较慢。
无论是读书还是写字,她都比别人慢半拍。
我很努力地天天陪她做功课,教导她如何握笔如何横竖撇捺。
我很努力地天天陪她读课本,教导她如何区分华巫英语的分别。
她,终于有进步了。

学习刚刚才起步的宁宁,那么快就要她听写生字。
我真的有点担心她做不来。
于是,今天我提早给孩子做晚餐;提早做功课;
好让我能腾出时间给宁宁上补习。

起初,宁宁觉得很压力。
复习了再复习;重复了再重复;
开始有点坐不定和抗拒。
我动动歪脑筋,拿出颜色笔叫宁宁用不同的颜色写字。
时而写大大的;时而写小小的;
时而图文并茂;时而说说笑话。
嘻嘻闹闹后,终于复习完毕。
宁宁及格了!

只不过,一觉醒来。
宁宁还记得吗?
算了,一切随缘吧!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