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0, 2010

应酬时间

话说昨天送怡怡上课之后,宁宁以很感慨及苦苦哀求的语气对我说:
“妈咪,姐姐去school了。没有人跟我玩了。”
“妈咪,我可以去Jusco吗?”

我看见宁宁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很想答应她。
只可惜,通常短程的距离我都只带有限的金钱、钥匙以及电话出门而已。
我只好对宁宁说:“妈咪没有带钱出门,晚一点可以吗。”
宁宁也很合作的对我说:“OK啦。等我回家冲凉换衣服再出门。”

我答应了宁宁下午三点钟我带她出门,然后再顺道去载姐姐放学。
岂知还未到三点钟,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雨一下就下个不停,似乎有不要停的样子。
我无法不对宁宁说,把Jusco半日游延迟到明天。
无奈的宁宁,一直说:“我不能去Jusco 了”

记性一流的宁宁,今日一早起身就叮嘱我说:“妈妈去Jusco。”
开空头支票一向不是我的作风,于是拿起手袋出门去。
送了怡怡上课,就往Jusco方向走。
计划让宁宁在游乐场玩疯了,再去吃一餐下午茶。
寂寞了好多天的宁宁,在游乐场玩得不亦乐乎。

宁宁在游乐场遇上一对带着一个漂亮女儿的可爱夫妇,
他们四人在球池里玩得疯狂无比。
这对可爱夫妇,和小孩喜乐很有一手的哦~
他们就好像一对大小孩,和她们的女儿以及宁宁打成一片。
宁宁脸上愉快的笑容,也让我不禁露出微笑。
一直到那小女孩准备离开了,宁宁还依依不舍地望着她摇摇手说再见。
看见宁宁那么伤心,我也带着她离开了。

咱们母女俩走到蛋糕店去吃下午茶。
咱们一边吃一边聊天;一边聊天一边选蛋糕,
一边选蛋糕一边玩电话;一边玩电话一边拍照。
接着带宁宁到超级市场购物,满足了宁宁的后才回家。
回到家婆家,望了往时钟~
哇~~~~~~~~~~~下午四时三十分了!!!!
还有一个小时多,我又要再出门了。

很感慨的对自己说:
今天晚上的我,肯定睡得好像死猪一样。
没有球赛的日子,原来是这么过的哦~

Tuesday, June 29, 2010

变化之三个月了

不知不觉,三个月了。
这三个月,我过得懒懒散散;我过得提心吊胆。
每次到达定期检查我的心总是跳个不停,担心又会出现什么懊恼事。

老公说:“你不再是十八二十一朵花。
身体的机器也会发生故障的,一定要额外小心才是。”
于是我每天过着如军营般的日子,我的老公就是我的总监察司。
我不但有许多事情不能做;也有许多食物不能吃;
可恶的是,老公发出命令:凌晨的球赛不能看!

这个三个月,我其实也在忙着许多东西。
首先,小妹回来度假。
然后,小姑也回来度假。
再者,老妈也从老哥家飞回来了。
接着,怡怡开学了。
再然后,我忙着新家装修事宜。
再接着,我一直烦恼着:要给宁宁转学吗?
再再然后,定时定候煲欧美及香港连续剧。
再再再再然后,每天准时看球赛。

三个月后的今天,
小妹回家了;小姑也回家了;
老妈忙着开学了;怡怡忙着功课了;
欧美香港连续剧追完了;
新家装修工作交代完毕,我功成身退了;
如今我每天只能看一场球赛,
似乎........开始........有点...........无聊了。

幸好,还有小宁宁陪伴着我。
每天咱们俩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不然就是我看着电脑;宁宁看着《猫和老鼠》。
无聊的咱们,就是这样。
今天宁宁与我送了姐姐上学后,突然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妈咪,姐姐去读书了,没有人跟我玩了。我可以去Jusco吗?”
唉~看来,宁宁也不想只对着我过日子了。

Monday, June 21, 2010

二三事

事件一:近况

不知不觉,两个星期就这么过去了。
在这之前老公出国公干两个星期,我便躲在家婆家整整两个星期。
待老公回归国土,我才回归家园。

其实,最近我的迷上了潜水。
大家的post我都有在看,只是没有力气留言罢了。:P
再者,望着空白的帖子我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我嘛不是吃饱就睡觉;便是睡饱了就吃东西咯。
孩子放假了,我也没去哪里。
我应该说:我没力气带她们去哪儿玩。
紧接着,世界杯也来临了;小妹也回来了。

每个上午或午后,带着小妹到处吃。
每个傍晚与晚间,与小妹紧盯着电视机看帅哥。
然后尽情地大声呼喊:GOAL!

唯一让我忧心的只是我的健康状况。
不知是不是年纪渐渐大了,开始出现微小的状况。
吃喝方面我都要十分小心及注意。
只是顽皮的小家伙十分过分的馋嘴。
看到什么都想吃;看到什么都想试一试。
回想起那一个看球的午夜,竟然陪老公癫一口气吃了三片pizza!
现在回想起那一刻我真想喊一声:alamak!

事件二:基本的尊重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
怡怡从上午班换去了下午班。
这等于说:我可以睡迟迟了!
更重要的是:老公还可以替我送怡怡上学,嘻嘻~

待我睡到自然醒,已经是接近中午了。
载着小妹到附近茶餐室用餐,点了菜后便寻找用餐位置。
突然,咱们看见两个华裔大喊围着两个印尼籍的侍应生指手画脚。
他们似乎是在吵架或打架什么的。
小妹提醒我:远离是非之地!

咱们找了一个小角落坐下,然而对是非之地还是可以一目了然。
吵了没多久,老板娘也出来了。
老板娘劝架不成,拿出电话说再闹就报警了。
两个华裔大汉似乎不甘罢休,其中一个汉子在众目睽睽之下送了侍应生好大一把掌。
远远之中,我听见老板娘说了一句话:
我的人做错什么都好,给你道个歉行吗?何必出手打人?
两个华裔汉子似乎不满,不停地骂闹着。

此时,恰好面档的老板为小妹送上热腾腾地面条。
面档老板似乎也看不过眼,一直对我们说:
为了吃一餐简单的饭就搞到那么不愉快,值得吗?
他也加了一句:千错万错,一声道歉不就好了吗?为何出手打人?

是的。
虽然肤色不同,大家都是人;大家都是出来工作赚钱养家的。
既然肤色不同;语言上也有不同之处。
也许是语言上得罪了你;也许是不懂礼貌得罪了你,
然而一声诚恳的道歉,大事化小不就可了吗?
为何要口出狂言?为何要动手动脚呢?
难道非要一手掐着对方的脖子大吼;
或是一掌送去啪的一声,才足以显示你的“正义”,才让你消气?

可是这一切看到我眼里,却觉得华裔汉子没有一点风度。
他们甚至连做人该有的基本尊重也不懂。
你们出来社会工作辛苦想用一餐舒服午饭;
然而对方也是在为我们服务,辛苦的在赚钱。
如果你想要获得应有的服务态度;
首先你是否先给对方送上基本的尊重呢?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