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8, 2010

没辙

谁能比我型?

今天,如常的喂饱两个女儿;
如常的催促着女儿们洗白白;
如常的为两个女儿复习功课。
一切就是这么的如常............
一切就是这么的机械............

宁宁做功课做到一半,其头儿就开始摇摇晃晃地在打盹。
好心的妈咪本想把她抱进房间让她舒服地午睡。
岂知一抱起宁宁,宁宁就闹别扭不愿意进房间。
好~她不想睡也不管她,让她自个儿闹别扭好了。

3分钟后,这个小鬼头竟然坐在房间外一边坐着一边钓鱼。
这一次,我让她钓鱼钓久一些再抱她进房间好了。
10分钟后,我开始抱起她..............
岂知,宁宁一放在床上就哇哇大哭了。
这一回,我火大了!

这个小鬼头,爱睡却又不想睡。
钓鱼有这么好玩吗?
看着她的头儿在那儿摇啊摇;晃啊晃的,好不辛苦啊~
算了~我不管她了~她喜欢就好了~
让她哭个够吧。让她钓鱼个够吧。
她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吧。
我也没辙了。

结果.................................
宁宁就如上图般,保持着这么一个有型的姿势睡了一个短短的午觉。

Tuesday, April 27, 2010

都是你咯

都是你的错,妈妈惹得祸

宁宁自小就不爱我喂她吃饭,她喜欢凡事自己来。
不爱给妈妈围吃饭的后果是:饭总是吃不完。
加上宁宁有偏食的坏习惯,让她自己吃即等于是不用吃。

根据我的C9经验所知,不要脸的宁宁很容易哄。
只要哄一哄她;或是赞一赞她,
一碗饭无需一句钟就可以消耗完毕。

不过,人是会长大的。
长大了就不容易上当;糖果吃多了也容易腻。
现在的宁宁,不容易骗也不容易哄。
而我,知道摆其爱人老爸上台。
“你今天不乖,我会告诉爸爸的哦。”
这个方法真的是百发百中,一剂凑效!

话说这一天,宁宁又在闹别扭说不要吃饭。
不晓得她是偏食;还是小病在身没有胃口。
我哄着她说:吃一点点也好,吃了才会长大;吃了病才会好。
岂知,电视节目配饭吃的宁宁越吃越慢;
直到最后,由于要赶去其他地方,结果半碗饭全进入我的肚子。

我对宁宁说:你今天不乖。
电视配饭吃,饭也吃不完。
晚上我告诉你爸爸去!

晚上爱人老爸回来。
爱人老爸哄着宁宁睡觉当儿,突然对我说:
 “宁宁今天没把饭吃完,是吗?”
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宁宁告诉我的啊!”
哎哟~竟然不打自招哦。
“宁宁还告诉我说是你惹的祸!”
啊~~~~~~~~~~~~
“宁宁说:是你在饭上淋了过多的菜汁,太咸了所以她吃不完。
我说啊老爸,那是鸡汤不是菜汁
我真的是,无言~

昨天,“乖巧”的宁宁把晚餐的饭菜都吃完了。
她得意洋洋地拿着那个空空的碗对我说:
“妈咪,你看。我把饭吃完了!”
我答说:这样才是乖孩子嘛~我会告诉爸爸你是多么的棒哦。
那知~宁宁回我一句:
都是你咯。在我的饭放多多汁,好咸啊。我吃不完了咯!
我真的是.........................................................................................
~~~~~~~~~~~~~无言~~~~~~~~~~~~

Friday, April 23, 2010

十万个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

若干年前,怡怡曾经很努力地问我:“妈咪,为什么.........
我曾经也懊恼地问自己:要怎么回答啊?
尤其是面对我本身也不懂的问题,更加的伤脑筋。
最后,我选择坦白相对:“妈咪也不懂哦。我们一起找答案好吗?
如此的生活就这样混过了好几个月。

若干年后的今天,我再次面对同样的问题。
只是,我的心境与感觉却与当年有点不一样了。

好奇心越来越重的宁宁,最近开口闭口就是:“妈咪,那是什么?
回答后,会再来一句:“做么这样的?
伤脑筋的我都会很努力加上很浅白的回答。
再者,我从来不敢掉以轻心;更加不敢胡乱回答。
因为,你会面对这样的局面...................................................................

如果宁宁有一天遇见相同的事物,
她会兴致勃勃地昭告天下,证明她学到新东西。
此时,也许还有人会问她:谁教你的?
她就会很骄傲的说:妈咪教我的!

所以说,如果你不想丢脸丢到家门口,还是乖乖学习吧。

话说回头,面对女儿的十万个为什么虽然伤脑筋却觉得也是一件乐事。
看见宁宁那一头雾水及蒙蒙的眼睛 ,望着你期待获得答案。
得到答案后的宁宁,还会附上一个恍然大悟及高八度的声调:哦~~~
接着,她再丢你一个:“做么这样的?
得到答案后的宁宁,再送你一个高九度的:哦~~~~~~~~~~~
如果你为她添加一些有趣的例子,她就会送你高十度的:哦~~~~~
此外,宁宁还会免费附送你一个可爱的笑脸,还有许多可爱的例子。
她似乎在告诉你说:我学会了!

时而宁宁问上一些很深奥的问题,看见她那似懂非懂的样子,
我就会不厌其烦很紧张为她讲解一些浅白的例子,
职业病发作的我还会不停地问她:Do you understand? 明白了吗?
哈哈哈~我最爱这一幕了!
宁宁会点点头,然后一副好像在做大生意很伤脑筋的样子小小声对你说:
understand.........明白了..........

不过,对于宁宁的“十万个为什么”也不是那么容易应对混得过去的。
时而我真的很想转移话题,傻头呆脑地假假混一混。
无奈宁宁是一个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小妞,且还不到黄河心不死。
我是时候挖出我的百科全书,好好埋头苦干了。

Thursday, April 22, 2010

422

救救地球

今天是422世界地球日。
谈起地球,让我联想到的便是环保。
谈起环保,让我联想到的便是教育。

我对孩子的教育有着另一方面的执着,课业嘛孩子尽力了就好。
反之,我要求孩子自己要有所要求;我也要求孩子对这个社会要有贡献。
对自己,我要孩子学会自立更生;更加要懂得自爱。
尊敬长辈;尊师重道;礼义廉耻;谦虚谦卑。
对社会,我要孩子学会关心社会;更加要懂得爱惜环境。
学会环保;做事要会负责任;学会承担;学会如何解决问题。

EarthHours 期间,我嘱咐孩子一定要遵守约定,熄灯一个小时;
在外头,我坚持孩子把垃圾扔进环保垃圾箱;
在家里,我坚持孩子把可以环保的都送给环保机构;
在学校,我支持孩子参与各种环保活动。
我让孩子自小开始养成节省用水用电的习惯。
我也让孩子关心着时事新闻,例如青海地震;冰岛火山爆发........

怡怡目前就是学校园艺会的成员,她说她要学会种植花草树木。
怡怡更是十分活跃于回收旧报纸以及环保物的活动。
怡怡也是我的监督司,时时刻刻地在监督着我:
“妈咪,你忘记关灯关风扇!”
“妈咪,你忘记拿环保袋!”
“妈咪,你忘记......................................................”

我十分认同:书中固然有着黄金屋,然而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亲身体验;直接的参与,孩子获得的知识会比起书本上的还要多。
更何况是目前填鸭式的教育,抹杀了孩子许多探索学习的机会。
为了孩子;为了地球,我会继续加油的!

Wednesday, April 21, 2010

救世主

我爱我的救世主

今早,老公便罗罗嗦嗦的念个不停。
要求我做到最好,尽量减低女儿的不便。
他啊~好心疼喔。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只是我的传人怡怡忘记了拿皮包去上课而已。
恰巧老公在家,不是“知会”他一声咯。
岂知紧张大师老公对我说:
“那么怎么办啊?下课不用吃啊?”
我不怀好意的问回老公:
“是咯。怎么办啊?你给宝贝女儿送吃的去咯。”
哈~你知道我得到什么答案吗?
“不用麻烦啦。给校长拨个电话,叫校长给女儿零用就好了。”
晕~老公,你好大的面子哦。
接着,待老公向我打听了怡怡下课的时间,我就知道无需我出马了。

放学时,看见怡怡一脸笑嘻嘻地走出校园。
我问:“那么开心,碰上什么开心事了吗?”
怡怡说:“爸爸来学校找我咯。”
我讽刺的说:“嘿~是不是有人忘记拿东西了呢?”
怡怡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然后她一脸崇拜又惊讶说:
“爸爸好厉害哦。他知道我忘记带钱包哦。”

哈~我可以想象这般景象........
怡怡不知所措的的走出课室,一脸茫然.......
抬起头突然看见一个头戴光环的救世主站在其面前.......
怡怡一脸惊讶一脸兴奋地投向救世主的怀抱.........
救世主赐怡怡一个法宝,解决了其所有难题.......

虽然我懵懂;虽然怡怡也懵懂,
不过我不会见死不救的。
只是,我也要在适当的时机给某人一个机会当个救世主,
好牢牢地绑住女儿的心,不是吗?

Tuesday, April 20, 2010

距离

她们之间没有距离

当初怀着宁宁的时候,我还担心着这个问题。
“孩子之间相差了5年,她们相处得来吗?”
当初看着大伯孩子之间的关系,我更加担心这个问题了。
大伯大女儿与二女儿相差4年,彼此的关系就如妃嫔争宠。

不知不觉,怡怡已经9岁;宁宁5岁。
她们之间的相处,不能说十分好;却不会坏到那里去。
大女儿看她的书;小女儿看她的书;
大女儿看妹妹的卡通;小女儿看姐姐的卡通;
大女儿追连续剧;小女儿追电子游戏;
小女儿追“幼稚”卡通,大女儿追玩她的拼图游戏;
我担心的问题,尚未发生。

我曾经一度也担心她们的沟通问题。
一个说不明白;一个听不明白,真是鸡同鸭讲,
宁宁啊啊啊~怡怡唉唉唉~
我这个老妈没眼看。
可是,不久前我才知道我是白担心的。

周六天,老爸回家天。
我老早就把孩子载回家等待其老爸归家。
等待过程中,我进房间啃书然后会周公去。
两个小冬瓜在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待我起身时,才发现我家客厅打了一场第三度世界大战。
两个女儿玩起玩具来真的不是盖的。
不过我纳闷的是,为何玩的过程中只有嘻哈声;没有吵闹声?
我也不理了,没有烦到我就好。

待其老爸回来,咱们也准备出门吃饭了。
我开始喊:“收玩具咯~要出门了~”
岂知,她们异口同声说:
“先不要收好吗?我们回来还要玩!”
errr.........
我应该说是怡怡“幼稚”呢?
还是宁宁十分“老陈”?
不过,她们彼此间没有距离,真的是一件好事。

Monday, April 19, 2010

小品

昨夜看了一场电影颁奖典礼。
亮眼的大牌明星;感动的得奖感言;
却觉得比不上妙语如珠的大会司仪。
整场颁奖典礼最吸引我的不是电影与明星,他竟然是郑丹瑞。

也许是我热爱小品的关系吧。
郑丹瑞的每个小品故事都让我听得十分入神,
葛民辉、林海峰、还有在颁奖典礼也插上一角的黄子华,
虽说他们的talk show皆备受大家热爱,
可是却觉得他们的演出都蕴含着黑色幽默、诙谐以及讽刺。

对我而言,我还是比较喜欢小品。
简单俐落的故事,带出正面的人生启示;
幽默风趣的言语,表达出故事的哲理。
小品虽不长,生活化的故事语带双关,
简单明了的文字,表现出了文字的力量,
让你暮鼓晨钟;当头捧喝!

回想起来,我与文字打交道也是从小品开始。
犹稀记得初中时的我,每星期都会为学会顾问老师交上一则小品。
只为博得导师青睐;也只为可在校刊某个部分扎上一角。
多年以后的今天,我再次遇上小品。
它不但让我缅怀着中学的求学时光,也唤起了我对文字的执着与热爱。
我爱小品,你呢?

Saturday, April 17, 2010

这个周末

今天是娱乐天。
上个星期就与小弟计划好,今天出门好好欢乐一天。

首先,咱们看了一场电影。
3D版《How to train your Dragon》。
Eva所说,是一部很棒的电影。
看见那坐在我左边的宁宁,看到眼都不眨一下;
发现坐在我身后的小弟和怡怡,一边看一边笑到上气不接下气,
可见此部电影是多么的精彩。

不过,这是女儿们第一次看3D电影。
宁宁一边看一边喊说:妈咪,我不要戴眼镜!
说服了宁宁戴上眼镜,宁宁却一边看一边紧抓着我的手臂。
宁宁就是这么紧抓着我的手,一动也不动的看完了整部电影。

看完电影,咱们就去吃一餐超棒的午餐兼晚餐。
The Garden Lifestore and Cafe,我曾与小妹去过一次,真的很棒!

Caesar Salad,我的最爱
餐厅homemade 的蘑菇汤
薰衣草以及玫瑰露苏打
(不用说,薰衣草是我的咯)
cress soup,我女儿们的最爱
(备注:此照片是宁宁的杰作)
还不习惯我的电话,好朦胧的照片
spaghetti angole
spaghetti cabonara
butter ginger dory fish
oven smoke cod fish
(鳕鱼不叫一客cod fish 那对得起自己?哇哈哈~)
怡怡的jasmine tea

Thursday, April 15, 2010

诱惑

今天,相约了与两名中学同学用午餐。
多年不见,今日一见百般滋味在心头。

除了说是聚会,却也可以说是共商大计。
友人提出了诱人计划,让我的心蠢蠢欲动。
可是我毕竟金盆洗手多年归隐乡间,
江湖之事已远离我且渐行渐远。

友人多番说服;万般地诱惑,
我这个师奶不心动是骗人的。
可是凭良心的说,我严重缺乏的是自信,
我不敢答应朋友;更没有自信参与计划。

师奶这个行业,让我完全脱离了职业轨道,
年纪的增长,让我脱离了现今的潮流趋势,
生锈的思维,让我不敢有重出江湖的念头,
我担心我的一世英明,会因一时的冲动毁于一旦。

朋友,给我一点时间考虑考虑吧。
我不敢冒冒然地作出任何的承诺。
我不想咱们之间的友谊与信任因“失信于人”而毁灭;
我更不想让友人您的心血因我的“不专业”付诸流水;
再者,误人子弟且误导大众之严重后果我承担不起。
所以,还是再让我想想吧。

Wednesday, April 14, 2010

小家伙

伶牙俐齿的小家伙

他,是宁宁的青梅竹马。
他,是个精灵又狡猾的小家伙。
他与宁宁相差1岁,俩个要好的不得了。

宁宁的鬼灵精故事大家读过不少。
宁宁的“五言绝句”大家也看过不少。
今天,我才知道宁宁的青梅竹马也不差。

话说最近火热的天气可不是开玩笑的。
一时嘴巴痒的我口头答应小家伙说会买冰淇淋来解热解热。
可是我最后为了躲避热气而打退堂鼓,载了女儿便一支箭往家婆家里冲。
是的,我开了一张空头支票。

午后,热烘烘的天气让我昏昏欲睡。
我们母女三人躲在房间里会周公。
待我醒来时,小家伙很快就站在睡眼惺忪的我面前说:
“婶婶,我的妈咪说你买了冰淇淋给我吃。”
“可是当我来到时却只看到你在做大肥猪,看不到我的冰淇淋喔~”
你看,这就是开空头支票的后果.......

接着,我再从小家伙老妈口中获知另一个故事。
话说小家伙跟随妈妈到诊所做产检。
在诊所其妈妈开门时不小心卡到小家伙的脚踝,导致有芝麻般小的脱皮与流血。
恰巧在产检的时小家伙的爸爸来电话。
小家伙接了电话噼里啪啦的说:
“爸爸,妈妈刚刚开门时夹到我的脚。”
“我的脚很痛.............我流血了..........我现在在医院..........”
不得了了,小家伙爸爸听了这些煞有其事的话语紧张得不得了。
经过其老妈一番解释,才知道“原来如此”。

岂知,小家伙不甘罢休。
待其老妈做完产检后,他也对医生说:
“医生,我妈妈刚刚开门时夹到我的脚。”
“我的脚很痛.............你看!我流血了.........”
不得已的母亲,只好拜托医生“诊疗”一下儿子的脚踝。
医生为他贴上了胶布后,小家伙才“满意”的走出诊所。

Monday, April 12, 2010

时而太有型也不是好事

傍晚时分,从“非死不可”获知打从家婆家回家路途会严重塞车。
为了躲避塞车,我与一班C9闲话家常到蛮夜才回家。
回家时我也故意兜了远路,以防万一。

一路上,两个玩累了的女儿在车子上睡着了。
难得有机会没人和我争唱机,我扭开Lite&Easy频道听着歌曲归家去。
驾着车子;听着悠闲的歌曲,
突然之间,我身旁的宁宁嚎啕大哭起来!

宁宁不断嚎啕的哭,似乎很痛苦似的。
驾着车子的我,只能一直问:怎么啦?
宁宁只是哭啊哭~越哭越大声,也没说什么。
做梦吗?
车子里漆黑一片,驾驶着的我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我只能安抚着她,抚摸着她,
片刻中我似乎看见宁宁的手紧握着什么东西。
趁机一看~
哦.............................................................
宁宁她.....................................................
.................................................................
睡觉睡到.....................................脚抽筋

女儿啊女儿,妈咪不是曾告诉你了,
不要翘起二郎腿;托着下巴;或是曲着脚睡觉。
睡觉时何必酱有型呢?
你看,乐极生悲咯。

Thursday, April 8, 2010

惊魂之后

如果惊魂事件很恐怖。
那么我该如何形容惊魂以上的事件?
比惊魂更加恐怖的又是什么字眼?
惊吓?还是恐怖?

今午,我和宁宁等怡怡放学时接到了一通邻居的电话。
“鳕鱼,你在家吗?”
我不在家。找我有事吗?
“你不知道吗?我们家公寓失火了!”
我听了。傻呆了。

邻居继续说:
“我东西没拿就跑下楼了。一时担心你还在家,幸好我有拿电话才能通知你。”
我继续呆在那儿,不知所措。
我想了想:紧张也没用,回家也于事无补,我还得载女儿。
我回答说:
“谢谢你通知我。我还得载女儿暂时不能回家。
麻烦你替我继续留意现场情况,保持联络好吗?”

结束通话,我的心情闷透了。
想了想,给对面家邻居摇了通电话,麻烦她替我顾家。
谈话后才知道公寓来了两辆救火车,火已经逐渐熄灭了。
她说,失火的单位在8楼,我们家没有受到影响。
我,安心了。

接着,我再给老公摇了通电话。
为的不是什么,我只想要一句安慰的话语。
我真的吓坏了。

最近的日子过得不是很好,也不是很顺利。
看我的部落文就知道了。
一单比一单还要精彩。
上一次有“漂移”般的车祸;现在有“烈火雄心”般的火灾。
下一次又会是什么?

看来,我真的要找老妈子帮帮忙,带我去拜拜再除霉运才好。

Wednesday, April 7, 2010

阿姨效应

她的想念

宁宁今天突然间问我:妈咪,阿姨的家在哪里啊 ?
我回答说:在新加坡啊~怎么啦?

宁宁听了,对我说了很多很多关于新加坡的事物,越说越兴奋。 
她回忆起Bugis Junction;她想念着双层巴士;她缅怀着Vivo City 时光;
除了这些.....................................................................................就没有了。
对宁宁来说,
新加坡 = Bugis = 双层巴士 = Vivo City

我问宁宁:谁带你到这些地方去玩啊?
宁宁说:阿姨咯~
此后,从宁宁放学后就开始一直念着: 
妈咪,我要去新加坡!
妈咪,用阿姨电话跟阿姨说,我要坐坐高高的BUS!
此后,我也从宁宁放学后就开始不停地回复着:
“阿姨说宁宁要乖才能去。”
“阿姨说宁宁要听话才能去。”
“阿姨说只有假期才能去,因为阿姨要工作。”
“阿姨说小孩不能偏食,要吃饭也要吃菜哦。”
“阿姨说................................................................”

突然,我觉得“阿姨”这两个字好好用。
不晓得,“阿姨效应”可以维持多久呢?何时才会expired 呢?

p/s: “阿姨”啊~看在你那可爱的外甥女情分上,不要向我征收版权税哦。

Tuesday, April 6, 2010

变质

对于马来西亚的教育制度,我不愿置评。
我只能说:人在马来西亚,身不由己。

小学与中学填鸭式教育,我无法给孩子做选择。
那只能靠孩子们本身努力适应,闯出一个未来。
然而,至少孩子们的学前教育我可以替孩子作主。

打从怡怡两岁开始,我开始替她物色幼儿园。
我的要求是:
不要填鸭式;不要功课多;
游戏中学习;探索中玩乐;
孩子学习的是人本教育;不是作业教育。

我找到了好几间,不是价格高昂就是地点偏远。
怡怡尝试了几间幼儿园,但是都给我中途辍学。
最后我终于物色到了一间,也是宁宁目前求学中的幼儿园。
虽然此间幼儿园无法完全达到我的要求,但是至少还拥有多处可取之处。

宁宁学习了一年后,我开始发现女儿的幼儿园逐渐变质。
与怡怡在幼儿园学习期间相比之下,真的是逊色多了。
这是为什么?
因家长诸多要求而变质?
还是因为商业关系而变质?
营利方针为重?教育体制为轻?

说真的,我有点失望。

看着女儿逐渐变重的书包;
一日比一日繁重的功课;
一天比一天深奥的作业;
功课多了;趣味少了;
学习多了;探索少了;
我的天~
我女儿才5岁,就要开始着小学般的求学生活吗?

既然知道小学课业是多么的折腾;多么的压力与繁重,
那么孩子的学前教育至少可以是在轻松与欢乐中度过。
让孩子在游戏与探索中学习真的是那么困难吗?
也许,我是时候为孩子“另谋高校”了。

Sunday, April 4, 2010

惊魂三小时

今早送了小姑到车站后,与怡怡吃了一顿早餐才回家婆家接小女儿。
回家婆家的路途中,接到了小弟的电话。
喂~喂~喂
喂好一阵子,电话那头就只是传来机车声与摩哆声,
我就是听不见小弟的声音。

我想了想,也许是小弟错拨了我的电话。
待会儿再拨电话给他好了。

不久,我便给小弟回了一个电话。
Your call unable to reach.
再不久,我再回电。
电话不通。
再过十分钟,再回电。
Your call unable to reach.
我的心,开始凉了。

我给小弟女友拨了通电话。
小弟女友说:咱们吃过早餐后就分道扬镳了,傍晚再回合。
我托小弟女儿也给小弟拨个电话。
20分钟后,小弟女儿给我回电说:电话还是不通。
我的心,凉了半载。

一个小时后,小弟的电话还是无法接通。
我手心冒汗;心跳加速;开始胡思乱想。
小弟女友也开始着急,即刻往吃早餐的餐厅附近绕绕。
不见小弟车子也不见其人影。
小弟女儿也拨电给小弟友人;
我则拨电回家再拨电到外公家。
老妈说小弟不在家;外公家电话则没人接听。

三个小时过去。
小弟的电话完全无法拨通。
电话一直显示:call failed
我坐立不安;
我胡思乱想;
我全身发抖;
交通意外、掠夺、抢劫、伤人........全冒进我的脑海。

他到底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要怎么做才找到人?

三个小时后,再尝试拨电。
电话终于通了!!!!!!
喂~喂~喂~
我终于听见小弟的声音。

“你到底去了哪里?发生什么事了?”
我的电话被抢了。
“啊!人没事吧?”
我没事。请放心。
“啊.......人没事就好。我安心了。”
“你吓死我了!电话接通了却没人回应。然后几个小时都打不通。”
小弟回话说:
谁叫你那么好运。一打电话给你,电话就被抢了。
无言~

不管怎么说。
人没事就好。
只不过,人吓人,真的会吓死人。
今天,我短命了好几个小时。

Thursday, April 1, 2010

变幻莫测

请放过我的鼻子。

古人言到:清明时节雨纷纷。
最近的天气啊不但雨纷纷;也热烘烘。
变幻莫测的天气,最伤的不但是地球,还有我女儿的鼻子。

清晨送女儿上学时是凉凉地;
中午接宁宁放学时是热烘烘地;
下午接怡怡放学时是湿漉漉地;
这个老天爷真的是把我玩到团团转。

热烘烘时女儿大闹:热!要吃凉!
冷冰冰时女儿鼻子却闹革命:冷!要温的!
时而冷时而热,不生病才怪。
糟糕的是,两个女儿都有敏感体质。

虽然我已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不过还是觉得痛苦。
午夜女儿熟睡时分,我还睁大眼睛望着女儿。
咳~咳~咳~拭~拭~拭~
鼻子擦拭得红彤彤;喉咙疼疼疼;
女儿无法安睡;我也无法入眠。
变幻莫测的天气;比起变幻莫测的心情来得痛苦。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