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0, 2009

面壁思过


有人对我说:“这几天你好凶哦。”
我听了,呆了一下。
我听了,很认真的思考了一阵子。
我最近,怎么了?
“凶”这个字眼,似乎还未曾发生在我身上呐~

说真的,我最近的情绪是有点不稳定。
不但是身边的朋友,连女儿也遭殃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

未免给他人认为我是一个凶巴巴地泼妇;
未免给他人以为我是无理取闹的欧巴桑;
人家小女子不但是大家闺秀,且温文优雅、贤良淑德、斯文大方、多么的淑女也.......
(呕~~~~乘以1000次 )

如要重新建立一个良好形象,就要找出症结所在。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患上这讨人厌的情绪病?
产后忧郁症?N年前的事,已成历史了。
婚后忧郁症?过时好久了。
7年之痒?7这个数字离我很远了。
提早更年期?不是吧。
荷尔蒙失调?啊......未老先衰?OMG!

经过我反复思量,其实这都是我心里边的一个结在作祟。

最近我给一个问题烦了很久。
有人告诉我:船到桥头自然直;
有人劝告我: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有人骂我:自寻烦恼,胡思乱想;
有人安慰我:顺其自然,问题自然会解决。


这些我都知道;这些我都明白。
只是,我心里还是觉得很不安。
只因我是一个爱胡思乱想的女人;
只因我是一个极度不安的傻女人。

你可以说我执着;可以说我放不开;也可以说我过度紧张。
这也只因,我太在乎了。

可是,以前无论我的情绪如何不好我都会控制得很好。
想要发疯,独自一人在晚间好好发泄,发泄后就算了。
我时常警惕自己,每当耍脾气的时候绝对不可以影响到他人。
没想到,这次我犯了大忌。
所以,未免我这个疯婆子再度发疯,理应好好惩罚。
我得面壁思过七七四十九个小时,以找出一个情绪的出口。
一旦重蹈覆辙,煎炸爆炒煮炖焖蒸,任由你们来处置吧!

深深祝福


她的厨艺,我自愧不如;
她的FB功力,我自叹不如;
她的友情;我深深祝福。

今日是她牛一大日子,
祝福她——键轩惠娘

生日快乐
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狡猾的小瓜


昨天是爱人老爸回家的大日子。

两个小瓜兴奋得不得了。
按照惯例,两个小瓜都会霸占着其老爸一觉到天明。


昨夜由于爱人老爸要开冷气睡觉,因此生病的怡怡被踢出局赶出了主人房。
而我呢。当然是陪伴怡怡咯。

睡到一半,突然主人房的门开了。
宁宁抱着她的臭布爬上了我的床。

“宁宁,怎么啦?”
“我要和妈咪睡。”
哇~我要买彩票了!宁宁竟然说要陪我!
不对......难道是有求于我?
果然...................................
三分钟后,宁宁说:“妈咪,我要喝奶。”

嘿!重点来了咯。
于是,我试探了她一下:“妈咪泡奶给你后,你要和爸爸睡还是和妈妈睡?”
宁宁小小声说:“我要和妈咪睡。”
哦?“你不是要和爸爸睡的吗?你去和爸爸睡啦。”
宁宁大声的说:“不要!我要和妈妈睡!”
啊..............................................................
宁宁今天吹什么风哦?

心里甜滋滋的妈妈,走到了厨房泡牛奶给那可爱的小瓜。
泡着牛奶的当儿,我听到了一把声音:
.................................................................................................

................................................................................................

.................................................................................................

.................................................................................................

爸爸,妈咪在泡着牛奶。你等等啊...............

Tuesday, October 27, 2009

面目全非

是夜,书房的灯还亮着。
墙上时钟的短针快要指着“1”了,可是有个女人却还没睡。
平时,女人也许会沉迷于线上游戏而废寝忘食;
平时,女人也许会追看电视剧而忘记睡眠这回事。
可是,今夜的女人却在线上游游荡荡,漫无目的,神不守舍.....
眼睛虽然望着电脑萤幕;心却飞到他方。
只因女人的宝贝——生病了。

傍晚时分,接送怡怡放学的时候怡怡一副很没精神的样子。
一问之下,怡怡才说她头很晕;
一摸之后,我发现女儿发烧了。

载着女儿到了家婆家(之前答应了家婆到她那儿用餐),
为女儿准备了一些简单的晚餐,再让她吃药后小睡一会儿。
一直等到女儿起身后才回家。

以我累积的经验所知,女儿也许会在三更半夜或凌晨时分突然高烧不退。
于是我决定为女儿守夜,定时叫女儿起身吃药。

漫漫长夜,我要怎么度过?
没心上FB;没mood看电影;没力写post.....
我宛如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到处游荡。
幸运的我在线上遇上朋友,有朋友陪伴聊天。
只是,朋友下线后我又再独自一人熬夜了。

今早起身,望了望镜子,给自己吓了一大跳。
镜子里的那个东东是谁啊?
人不像人;鱼不像鱼;鬼不像鬼;
好在的是它没有头批长发;一身白衣;
好在的是现在是大白天,不然........................
............................................................................
我会给我自己这副面目全非的尊容给吓死!

Monday, October 26, 2009

脸红了


早前,我的电脑因电话线问题而无法上网。
此后,我都是使用我的手提电脑爬网的。
可是,手提电脑使用率过高会导致overheat问题。
未免让我的手提电脑步上此后尘,今午我要求小弟过来为我修理电话线。

为了不让两个女儿干扰咱们的大工程,我特别允许怡怡使用手提电脑爬网。
当小弟修好了我的电话线后,我家的电脑终于可以上网了!
由于太久没碰桌上电脑,我也没多加理会那两个自得其乐的小瓜。

在书房里,我忙着update antivirus、为电脑扫描病毒、更新window......

突然,我听见两个女儿的笑声。
一会儿是哈哈大笑;一会儿是奸诈的笑;一会儿是嘻嘻笑;一会儿是哭笑不得.......
这两个小瓜,在干什么?
看戏?上网玩游戏?还是在做这一些不为人知、恐怖的杰作?

走出书房,偷偷地看一看她们在做些什么神秘事。
只见她们俩面对着手提电脑指手画脚,小小声说大大声笑。
看些什么?那么好玩啊?
我一看,晕倒了.........................................................................

.....................................................................................................

.....................................................................................................

.....................................................................................................

.....................................................................................................

.....................................................................................................

.....................................................................................................
 她们在读我的部落格!

女儿,我的部落格有那么好笑吗?

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怪咖


周六本是疯狂娱乐的日子,Saturday Night Fever~
可惜,此周六老公不在家;
可怜,此周六没帅哥相约;
可悲,此周六还得顾孩子。

罢了~罢了~
在家爬网;在家无聊;在家发霉。
唯一庆幸的是怡怡考完试放监了,她是多么珍惜这久违的娱乐周末。
怡怡必定会与其小妹疯狂度过,不会来管我这个老妈也懒得理睬我这个老妈。
我唯一担心的是——疯狂过后是谁来收拾惨剧.......
唉~两个女儿难得可以疯狂一次,算了~
一只眼开一只眼闭.......

为女儿们准备好早餐及处理好午餐,独自进书房爬网去。
晃啊逛啊爬啊......又到了午餐时间。
下厨为女儿准备好午餐,再陪伴她们看了一套Peter Pan电影,
我又再次回到书房。

突然,我觉得书房外格外安静。
怎么没听见两个女儿的声音?
刚刚宁宁还很骄傲地拿她的玩具杰作进来向我炫耀啊?
纳闷的我,走出书房只见怡怡在观看她最爱的电视节目,唯独不见宁宁。

“怡怡,妹妹呢?”
“不知道。”
啊~宁宁不是躲在某个角落玩危险物品吧!
我吓得急忙往厕所及厨房查看。
咦~不见宁宁踪影。
这个小瓜,躲在哪里啊?

我喊啊喊~找啊找~不但没回音也找不着。
突然,我想起宁宁最近染上了一个怪习惯。
每个晚上宁宁都闹着不肯上床睡觉,她要睡地板!
临睡前她一定会在睡房地板铺上她的床褥,拿了她最爱的枕头与臭布然后一觉到天明。
想到这儿,我便打开女儿房门查看睡房地板。
啊.........还是没有哦.......
宁宁到底去了哪里?
惊慌的我,连忙与怡怡大喊着寻找宁宁。
突然,,怡怡惊呼一声..........................................................................................................

......................................................................................................................................................

......................................................................................................................................................

......................................................................................................................................................

......................................................................................................................................................
“妈咪,宁宁在餐桌下睡觉!”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又发病了

知道自己失魂;知道自己懵懂;知道自己是大头虾;
时时提醒自己,做事要小心要仔细要有条理;
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
昨天,我又发病了。

午时带着怡怡去载宁宁放学,接着才载怡怡上学。
如往常般,在车上问着宁宁学校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往常般,母女仨嘻嘻哈哈地笑闹;
一路上开开心心地启程去。

嬉闹中,怡怡突然一脸茫然地望着我,
我也奇怪的望着她,心想:怎么啦?
怡怡接着开口问:“妈咪,你载我去哪里?
我往前方一看......................................................

啊!!!
我竟然把两个女儿载回家了!
不得了,怡怡迟到啦!
赶快把车子转回头,开足马力把怡怡载到学校。

这一路上,我给两个女儿笑到脸都红了。
怡怡在车上一路哈哈笑直达学校;
宁宁在车上一路大滚大笑直达姐姐学校;再从学校讽刺我回到家。
这段摆乌龙的路程为时约半个小时;
而我听了这四个字为时约半个小时。
我女儿们说:“妈妈傻傻!

Monday, October 19, 2009

我的想念

直到目前为止,足以让宁宁吃醋的除了其爱人老爸便是他。
是他,让我每日朝思暮想;
是他,让我日日寝食难安;
是他,让我日日左盼右盼;
他就是.................................
我亲爱的侄儿!

我侄儿在美国长大。
我只能通过MSN 或 FB 来知道他的最新消息。
今天新年,大嫂千里迢迢带着侄儿回到大马过年。
我终于可以抱抱他了。
只是侄儿一到手,我也爱不释手,一直陪着侄儿闹呀玩呀亲呀~
也许是太过瘾了,宁宁见了立刻吃醋,给予我极大的抗拒反应。

宁宁一向都很随和,与其他小朋友都可以很好玩。
这次她见到侄儿不但拒绝和他玩,还霸着玩具说:“这是我的!”
宁宁的“过敏反应”让我很惊讶。
直到亲友们告诉我:你也太偏心出面了吧。
err......没法子啦!
女儿可以天天见天天疼,侄儿不行啊。

不久前,老妈老爸小弟通过MSN与侄儿聊天,小弟告诉我:
“姐,侄儿通过镜头一直叫姑姑呢。”
哇~我好想念我的侄儿哦!

这张相片很好玩。
“你好,我是你公公。”
“你好,我是你孙儿”

Friday, October 16, 2009

哑口无言


有人说,宁宁有一把稚嫩的声音;
有人说,宁宁有一把卡通的声音;
有人说,宁宁有一把娇滴滴地声音;
我则说,宁宁有一把很“老鼠”的声音。

什么老鼠?就是上面那两只咯。
有拨过电话给我的人士,如果曾通过与我通话的当儿听见宁宁的那把声音,
应该会明白我所言,何谓很“老鼠”的声音。
哈哈哈~

宁宁最近变得十分牙尖嘴利,已不再是以往那羞涩无比的女孩。
我这个妈妈,甘拜下风。
不相信吗?
请幻想一只 chip or dale 与一条鱼有以下谈话。
-------------------------------------------------------------------------------------------------
个案(一)
不专心的妈妈陪着女儿宁宁玩方块拼图。
两人是以轮流方式进行。
你拼了一块;到她再拼一块。
妈妈一时给电视剧情吸引着,停手了一阵子。
宁宁等了好久,不耐烦说了一句:
妈咪,作么你在发梦?

个案(二)
怕肮脏的妈妈经常叮嘱女儿不可在车上吃东西,以免找来小强。
这一天,宁宁随妈妈去载姐姐放学,宁宁顺手拿了她的小点心上车。
“宁宁,不要在车上吃好吗?弄脏了车子会有小强的。”
“妈咪,不会的啦。”
“为什么不会?”
“因为car car fast 嘛。”
“因为有window 嘛。小强都进不到来。”
“可是小强还是可以从车底爬进来哦。”
“不要紧啦。”
“又是为什么?”
因为小强small small,我 big big 嘛。

个案(三)
度过了一个没有咖啡的下午的妈妈,头疼不已。
煮了晚餐及服侍了两个女儿用餐后,立即会周公养神。
岂知,宁宁走进睡房不停地摇晃妈妈说:
“妈咪,你作么睡觉?”
“妈咪头痛要睡了。”
接着,宁宁不停地走进走出房间,不停地报告:
“妈咪,做Dibo the dragon 了。”
“妈咪,你看Ello, 它是super Ello。”
“妈咪,Dibo 做完了。”
“妈咪..................................................”
最后,不得已的宁宁使出最后一招,势必要妈妈起身:
妈咪,起来啦。moon 和 star 都还没有出来,你不可以睡觉!

个案(四)
这天,一家四口出门用餐。
到餐馆前先送老公去发财。
老公下车时,宁宁说了一句:
“爸爸,你要小心啊。小心狗狗啊。”
狗狗?哪里有狗狗?
好奇的妈妈问宁宁:“哪里有狗狗?你怕狗狗咬爸爸啊?”
宁宁正经八百的说:
neh~狗狗在那边。狗狗在睡觉,我叫爸爸小心狗狗,不要吵狗狗睡觉。嘘~

Wednesday, October 14, 2009

与母亲的对话

文字摘自:龙应台《目送》
******************************
我去探望我妈。一起在厨房里混时间,
她说:“我烧了鱼。你爱吃鱼吗?”
我说:“妈,我不爱吃鱼。”
她说:“你不爱吃鱼?”
我说:“妈,我不爱吃鱼。”
她说:“是鲔鱼呀。”
我说:“谢谢啦。我不爱吃鱼。”
她说:“我加了芹菜。”
我说:“我不爱吃鱼。”
她说:“可是吃鱼很健康。”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不吃鱼。”
她说:“长寿的人吃鱼比吃鸡肉还多。”
我说:“是的,妈妈,可是我不爱吃鱼。”
她说:“我也不是在说,你应该每天吃鱼鱼鱼,因为鱼吃太多了也不好,很多鱼可能含汞。”
我说:“是的,妈妈,可是我不去烦恼这问题,因为我反正不吃鱼。”
她说:“很多文明国家的人,都是以鱼为主食的。”
我说:“我知道。可是我不吃鱼。”
她说:“那你有没有去检查过身体里的含汞量?”
我说:“没有,妈妈,因为我不吃鱼。”
她说:“可是汞不只是在鱼里头。”
我说:“我知道,可是反正我不吃鱼。”
她说:“真的不吃鱼?”
我说:“真的不吃。”
她说:“连鲔鱼也不吃?”
我说:“对,鲔鱼也不吃。”
她说:“那你有没有试过加了芹菜的鲔鱼?”
我说:“没有。”
她说:“没试过,你怎么知道会不喜欢呢?”
我说:“妈,我真的不喜欢吃鱼。”
她说:“你就试试看嘛。”

所以................................
我就吃了,尝了一点点。
之后,她说:“怎么样?好吃吗?”
我说:“不喜欢,妈,我真的不爱吃鱼。”
她说:“那下次试试鲑鱼。你现在不多吃也好,我们反正要去餐厅。”
我说:“好,可以走了。”
她说:“你不多穿点衣服?”
我说:“外面不冷。”
她说:“你加件外套吧。”
我说:“外面不冷。”
她说:“考虑一下吧。我要加件外套呢。”
我说:“你加吧。外面真的不冷。”
她说:“我帮你拿一件?”
我说:“我刚刚出去过,妈妈,外面真的一点也不冷。”
她说:“唉,好吧。等一下就会变冷,你这么坚持,等着瞧吧,待会儿会冻死。”

我们就出发了。
到了餐厅,发现客满,要排很长的队。
这时,妈妈就说:“我们还是去那家海鲜馆子吧。”
------------------------------------------------------------------------------------------÷
读了有何感想?
我只想说:
我老了不想变成这样!要命~

Tuesday, October 13, 2009

归天

如果,你不小心搞砸了老板的百万生意,你会后什么后果?
如果,你不小心打破了老板的百万古董,你会有什么后果?
如果,你不小心搞死了老板爱人的宠物,你又会有什么后果?
这次,真的是大件事了。

老公曾对我说:
“仓鼠一直呆在屋子里不见天日,好可怜。”
“得空时给它们出去晒晒太阳。”
“偶尔给它们吃吃苹果,不要一直吃饲料。”
乖巧的我,全都听进去了。

今早,我到菜市场买了两颗大大的纽西兰苹果。
回到家里,让仓鼠们出去做做日光浴。
早晨的太阳富含丰富维他命;且还可以让仓鼠消消毒、透透气。
告诉怡怡中午十二时之前就要带仓鼠进来,不然会中暑。

早上十一时,是怡怡准备梳洗上学的时候。
怡怡准备带仓鼠进屋时,一脸呆呆地告诉我:
“妈咪,hamster 好像死掉了。”

啊?不可能吧?在睡觉吧?
我吩咐怡怡去沐浴梳洗,仓鼠让我来处理好了。
我摇啊摇仓鼠笼;晃啊晃仓鼠笼;仓鼠一动也不动。
糟糕了~事情闹大了,仓鼠中暑了哦。

OMG!!!
我要怎么向女儿交待?我要怎么向老公交待?
四只小仓鼠,全都变成乌龟般的四脚朝天。
Ohno........
赶快想想,要怎么做?
赶快想出很好的理由以安抚女儿。
赶快..........
最后,脑袋一片空白的我只能向友人求助,帮忙想一个绝妙好计。

曾经想来一招狸猫换太子;曾经想来一招有去无返,索性不再养了。
可是,这两招都是行不通的。
如今人证物证俱全,我无法自保。
如今我只能盼望减轻刑法,免去铡刀之刑而已。
我想,我还是自首吧!
一切待大人回来定夺,审判我的罪行。

仓鼠啊仓鼠,我不是有心的;我是无意的,
晚上时分你千万别来找我。
我知我罪该万死;我知我不该暗地里高兴;
我会让你一路好走的。
安息吧.............................................................

Monday, October 12, 2009

我哭了

sad Pictures, Images and Photos
我承认,我很爱哭。
我承认,我经常哭。
因此,我避免观看悲剧电影;
因此,我避免阅读悲剧书籍。

对我女儿,我也哭了好几次。
对怡怡,我哭了三次;
对宁宁,我也哭了三次。

怡怡三岁时,曾因肠胃炎大病了一场。
怡怡发高烧至40度,躺在床上两日两夜,一直睡不能吃也不会哭。
我躺在怡怡身旁两日两夜,一步也无法离开;眼泪也无法自止。

怡怡上小学之后,一次因欺骗说谎而伤了我的心。
我竟然责骂女儿责骂到哭了。
最后,我们两母女相拥抱头痛哭。

今年三月,我与小妹飞到台湾。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女儿那么远。
回来时女儿的一句话,让我愧疚之极,流下眼泪。
怡怡说:妈妈我好想你哦。每天晚上我想你想到我哭了。

宁宁一岁时,刚学会走路的她因不小心打破杯子而割伤了手指。
我望着流血不止,痛苦万分的宁宁显得不知所措。
我抱着宁宁跑到邻居家门口猛敲门求助。
看了医生后,抱着宁宁一直哭泣,愧疚无比。

宁宁三岁时,因手足口症大病了一场。
看到那无法进食;发着高烧;一直哭泣的女儿,我也抱着女儿痛哭。
那几个晚上,我们俩母女抱在一起边坐边睡直到天亮。

今天,我又哭了。
宁宁玩耍时,一时不小心给玩具割伤了自己心口上方。
幸好时轻微擦伤无大碍;幸好那不是尖锐的玩具,
不过,这也是幸运而已。
如果是严重,那我该怎么办?我岂不是会失去她?
想到这里,我真的很自责。
我自责自己粗心;我自责自己没好好照顾女儿;我自责自己不负责任,失责......
望着午睡的女儿,一边自责一边哭泣。

Align Center宁宁睡醒来后,她竟然安慰我说:
“妈妈,我不痛了。”
“妈妈,我好了。”
她,还走过我身边,亲了我一下。
我,又再哭了。
我,看见她那割伤的疤痕,又又又哭了。

傍晚时分,载送怡怡放学时的空档时间,我边阅读边等待怡怡。
我阅读的是新购买的《目送》。
我竟然.........................................
.....................................................
.....................................................
一边阅读一边痛哭流涕。
可恶~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嘛!

Friday, October 9, 2009

寻求改变

最近与好友聊天,谈起了许多往事。

谈到我那不堪回首地年少轻狂;
谈到我那充满回忆的工作日子;
谈到我那平凡无奇的婚姻生活。

言谈之中,也谈起好友的生活转变。
大家谈着自己的理想、抱负、期望。
这么谈着谈着,其中也给了我许多启示。

回想起来,当初我那么有“勇气”炒了老板鱿鱼勇于当一个师奶,
只不过是想让生活过得比较好;让孩子的成长生活不孤单。
当初我下了这决定,家人朋友无一不反对。
他们的理由不外是:那么年轻就当师奶,只是浪费生命而已!
他们的理解不外是:趁年轻应该多学习,思想与生活才会有进步。

众多反对声音之中,就只有小妹和老公支持我。
他们的疼之心;爱之切,我都明白。
只是,我也有我的顾虑。
如果我一时冲动呈上辞呈,他日再回返工作岗位,是否已为时已晚?
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回归家庭。

转眼间,离开职业岗位已多年。
如果说要再回返工作,我想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虽说老马识途,可是老马也有老去的一天;
虽说经验老到,可是老到的经验也难以与年轻一辈竞争。

我,毕竟老了;
我,毕竟离开岗位太久了;
我,毕竟out dated 了。

为何我会突然想起谈起这些?
只因我的生活不久后会有更大的改变;
只因我的女儿都逐渐长大,也是时候找回自己的时间。
要开始好好沉淀自己,好好想想自己要如何面对“改变”。

生活,不能一直枯燥乏味;
思想,不能一直一成不变;
自己的生活,也要自己去尝试转变。
有转变才能有进步,不是吗?

听笨鱼唱歌

朋友
演唱:周华健

这些年 一个人
风也过 雨也走
有过泪 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甚麽
真爱过 才会懂
会寂寞 会回首
终有梦 终有你 在心中

朋友 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 不再有
一句话 一辈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 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 你会懂
还有伤 还有痛
还要走 还有我

这些年 一个人
风也过 雨也走
有过泪 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甚麽
真爱过 才会懂
会寂寞 会回首
终有梦 终有你 在心中

朋友 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 不再有
一句话 一辈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 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 你会懂
还有伤 还有痛
还要走 还有我

朋友 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 不再有
一句话 一辈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 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 你会懂
还有伤 还有痛
还要走 还有我

朋友 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 不再有
一句话 一辈子
一生情 一杯酒

朋友 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 你会懂
还有伤 还有痛
还要走 还有我
一句话 一辈子
一生情 一杯酒

Thursday, October 8, 2009

迟来的帖之女儿的宴会(二)

偷懒了那么久,是时候交功课了。

上上文提要:
中秋佳节当天,家里热闹极了。
不但有中秋晚宴,有远亲拜访,还有生日会,就连怡怡也受到朋友邀请参加中秋晚会。
可惜咱们夫妻分身乏术,无法让怡怡如愿以偿。
我得想一个办法,不让怡怡伤透了心。
于是.........................................................

周五放学,我先把怡怡载到了家婆家warm up。
然后以一副“大好人”“大特赦”姿态问怡怡:
“今晚你要在婆婆家过夜吗?”
怡怡眼睛发亮,拼命地点头。

我呢~回家当皇后去了。
独自一人爬网到三更。

周六上午,我继续爬网(没有人打扰还不爬个痛快吗)。
直到中午时分才到商业广场血拼购物,准备宴会的寿司三文治。
回到家里准备好一切后再在到商店购买一些小玩意儿,实行我的计划。

下午5时30分,到达了家婆家。
怡怡看见我原本想问中秋晚宴的事。
我趁怡怡还没开口之前就把所有玩意儿交给了她。
然后说:“怡怡,你负责点算这些玩意儿,然后分配给堂姐弟妹一起玩。”

我啊~很久没这么大方了。
买了好几打的蜡烛、灯笼、小鞭炮.........
怡怡看见了高兴得飞起,连忙问:“妈妈,什么时候才可以玩?”
我则回问:“你要在哪里玩?”
怡怡看了一看表姐,就说:“我要在婆婆家玩。”

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很简单,是吗?

女儿是我怀胎十月所生,也是我一手抚养长大。
她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吗?
只是,女儿长大了。
我也要给赋予她选择的权利,让她自己选择她所要的。
只是,我耍了一些小手段而已,嘻嘻~
其实,如果那一个晚上怡怡选择的是朋友,我想我也会答应她的。
不过,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家人。

周一放学时,怡怡对我说:
“朋友今天问我为什么没有去她家的中秋晚会。”
“那你怎么回答?”
“我告诉她我的堂弟生日,不能去咯。”
哦........可见女儿心里没有埋怨我这个妈妈哦。
呼~松了一口气。

怡怡就是为了这亲爱的表姐而舍弃了朋友。
于中秋佳节生日的寿星公。
女儿的堂妹。
大家都在玩蜡烛灯笼,这小俩口却在下棋。
大小孩——姑丈。
左边是老公赞助的月饼;右边是我赞助的寿司面包。
我很喜欢这张相片,很有味道。(宁宁摄影)
宁宁hor......每次拍其老爸都拍得非常好看。
不愧是老公的情人.........

Wednesday, October 7, 2009

无力虚脱

sun flower Pictures, Images and Photos

最近,我很懒惰。
我很懒惰上部落。

虽然答应了网友会有下一篇部落文;
虽然答应了自己会定时更新部落文;
虽然对自己部落许下了不偷懒诺言。
可是,我真的有心无力,需要人给我推动一下。

不是我要懒惰,而是真的很困、很闲、很无力。
这是谁的错?
这是老天的错!
谁叫老天把雨神打入冷宫;
谁叫老天不让后羿出来工作;
谁叫太阳神那么无情无义;
我要烤焦了啦

每天在中午大太阳时分载怡怡上学;载宁宁放学,
虽然是呆在车子里;虽然路程不会太长,
可是,这足以拿了我的鱼命。
每天这么做天然日光浴;每天这么的烘烤,
我真的快要焦掉了,
我快要闻到烤鱼香了。

啊!!!!!
痛苦无比啊!
怎知,我还接到友人邀请:
“鳕鱼,来我家BBQ啦!”
老天爷,真的是要注定我成为一条烤鱼了。
香烤鳕鱼,滋味儿如何啊?

Monday, October 5, 2009

病入膏肓


回复《女儿的宴会》之前,先允许我发出我的S.O.S!

我之前曾提过我的懵懂病。
我之前曾说过我是失魂鱼。
我之前曾怀疑,失魂与懵懂会遗传的。
我,现在又开始为女儿担忧了。

今午,我到邮局办事。
走进邮局,要邮寄一些东东却忘记带信封。
不难,向邮局买好了。
填妥一切资料,把东东包裹好了后交给邮局工作人员。
结果,忘记填上某一些资料及签名。

好了,一切办妥了。
我也付钱了拿了resit。
问邮局工作人员:一切办妥了吗?
工作人员也说:好了。

拍拍屁股,大摇大摆的走出邮局。
安心的与宁宁逛了一逛商品店。
吃过午饭,回到家里,泊好车子,走进大门。
突然,脑袋一轰.........
我想起了一个很可怕的事.........

唉.................................................
我真的是懵懂到底了.................
我干了什么事?
我.................................................
我的信件上.................................
忘记.............................................
忘记写上.....................................
收件人的姓名

我病入膏肓;我无药可救;
谁可以来搭救我?
神啊!救救我吧!
请问:懵懂有药可医吗

Sunday, October 4, 2009

无意发现

午后,忙着整理昨夜中秋大餐的相片。
突然发现..........以下东东..........
谁做的好事?
看到最后,原来是她。
----------------------------------------------------------------------------------------------------------

每天回家都会看见的蓝天白云。
我家楼下的绿色地带。
我家楼下的药材店。
“投资”了不少的餐馆。
研究了好久都不知这是哪里。
最后才发现,原来是MRR2高速公路。
宁宁学校附近的回教堂。
这些是你(怡怡表姐)的杰作吗?
不可能......你不会如此胆大包天。
难道是你的杰作?
hmm......也不像。
原来是你!
竟然还自拍告知天下:我的作品如何?

Friday, October 2, 2009

女儿的宴会

八月十五庆中秋。
家家户户忙着一家团圆,吃一餐温馨晚餐。
我家,当然也不例外。

碰巧,家婆的姐姐从新加坡回来大马;
再碰巧,老公的表妹从澳洲回来大马;
再再碰巧,女儿的堂弟八月十五生日。
因此,家婆如不大事庆祝一番是不可能的咯。

岂知,再再再碰巧,女儿怡怡受到同学邀请出席中秋晚会。
这,是女儿怡怡第一次受到同学邀请做客。
记得当天怡怡受到邀请时,她兴奋得立即用学校电话亭打电话给我“报喜”。
当时我为了不要泼女儿冷水,借故摆老公上台说:先得到爸爸批准再说吧。

怡怡左盼右盼,终于等到爸爸公干回来。
而我,装作一副全不知情的样子。
此球已踢到老公身上,由老公去解决好了。
老公用了一个晚上与怡怡“谈判”,利诱、说服、解说全都用上了。
可是怡怡真的是太兴奋了,全副心思全飞到中秋晚会那儿。
她一会儿说要穿什么衣服去;一会儿说要带什么食物去。
她更加计划好了:妈咪,我亲手给堂弟做了生日卡片,记得替我给他哦!

怎么办?
如何向家婆交待?如何向大伯解说?
我们俩公婆,又如何分身呢?
家婆家团圆餐7时开始;怡怡同学家中秋晚会7时30分开始,
一个地点在东边;一个地点在西边,
如果把怡怡放在同学家,我们则到家婆家用餐老公又不放心;
如果陪同怡怡到同学家,老公自己到家婆家用餐又说不过去。
老公说:中秋节嘛,一定要一家团圆吃晚餐啊!

结果,老公看见怡怡那兴致勃勃的样子,实在不忍心伤害女儿的心。
他说:我们到妈妈家吃过晚饭后,就把怡怡载到同学家好了。
哦......是吗?
恐怕..........一进入家婆家就难以离开了。
明日情况会如何,拭目以待吧!

Thursday, October 1, 2009

突如其来事件

目前最劲爆热烈的话题是什么?
莫过于是海啸地震余震了。
无论是报章、电台、部落、面子书,谈的都是这个话题。

今早我接到小妹电话,也顺道向小妹问:“昨天你哪儿有感觉到地震吗?”
小妹说:“有,很厉害咯。久达好几分钟!”
我:“啊.......那你们有逃命吗?”
小妹:“没有喔。”
我:“啊......................................??”
小妹:“我和朋友一群人只是涌到窗前观看。”
我:“看什么???????”
小妹:“看有没有海啸咯。”
小妹继续:“我们看有没有海浪冲进来,如果有我们就不要驾车上班了。”
我:“....................................................................................................................”

昨天,我家也发生了地震海啸。
老公,回来了。
老公,给女儿带回来了一架小型电脑。
一时兴起,“好心”给女儿的电脑接上家里的无线网络。
结果,“聪明”的我用了一双“巧手”把自己与女儿电脑的无线网络都搞砸了。
眼看着无线网络讯号从青色变成黄色;从黄色变成红色,然后消失了。

我当场傻呆了。
我感受到海啸来袭;更感受到强烈的地震;
轰..................我不能上网了!

女儿用一双无辜的眼睛望着我。
我这聪明师奶只会把网络disconnect;却不懂得把网络re-connect。
即使我不停地修;汗水不停地流,还是无法成功上网。
最后,女儿不耐烦的说:“妈咪,打电话问舅舅和阿姨啦!”
是hor..................为何不叫救兵?
紧急call S.O.S,却得不到回音。

看看时钟。
哎呀!小弟早就睡了;至于小妹一定是忙功课忙到无暇应酬我。
怎么办?
唉~不得不请教电脑专家了。

好心的朋友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教导了我这个愚蠢无比的师奶如何修理网络。
我对自己自作聪明的杰作感到羞愧;对自己的迟钝愚昧感到丢脸,
好想挖了一个洞把自己活埋哦。

搞了一整个晚上,我得到了一个教训。
“女儿,长大后不要修读电脑这门课目,知道吗?哼~”
烦了朋友一整个晚上,这份大恩大德无以回报。
“朋友,谢你了!
以身相许是不行的了,你家需要免费阿四吗?”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