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1, 2010

变化之依赖

依赖,这个字眼对我来说已有点生疏了。
最近的生活变化,却让我对“依赖”这个字眼再次熟络起来。

老公出外公干是家常便饭事。
他呆在家里对我来说才是大惊小怪事。
老公明天又要飞了,一飞就是8天。
我竟然有点不舍起来。
我对老公产生了“久违”的依赖。

我开始依赖他替我哄宁宁入睡。
我开始依赖他替我载送怡怡上课。
我开始依赖他替我送上美味的夜宵。
我开始依赖他为我的日常生活作主。
我更加习惯在身体不适的时候向他撒撒娇,接着就是什么都不用做。
此外我也习惯了老公的“严厉”,时而他的一句“不可以”也可以带来无比温馨。

当我一想到老公一飞就是8天,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原来,“娇生惯养”四个字就是如此而来的。
可是,我此时不“娇生惯养”?要待何时?
嘘~嘘~不要“啊”得那么张扬。
老公听见了不得了了~

不过,我也觉得最近过得如“废人”一般。
不,不该说自己是“废人”,该说“师奶”无用武之地吧~
每天除了载送孩子,就是吃饭睡觉。
看见家婆做得那么累那么辛苦,自己就是帮不上忙。
我除了可以做一些轻微的事物,其他的我就是有心无力。
单单是会周公,就用了我老半天的时间。
愧疚~今天我也有一些愧疚之心。

想到这里,我对未来的生活开始有些恐惧。
我,适应得来吗?我,做得来吗?
想想大的怡怡;再想想小的宁宁,
我不禁打起冷颤来~我,真的有点恐惧。
谁来搭救我?
我的老公,你可以不要飞吗?

Thursday, May 27, 2010

变化(三)

馋~
真的很馋~
馋得不得了~

天未亮,送了两个孩子上学,肚子就开始抗议。
如今,我得买两份早餐。
一份早餐我要吃一个小时。
可恶的是,我竟然爱上了麦叔叔早餐。
时而我未免日渐发胖,我决定“抗议”及“战斗”到底,我选择不吃!
哪知~我免掉了麦叔叔早餐,却吃nasi lemak去。

吃了早餐后再吃了药,休息了约一个多小时(大约是10时或11时),
我又得吃第二份点心。
下午吃了家婆的爱心午餐,免不了三点三的下午茶。
晚上吃了家婆的丰富晚餐,也免不了老公送来的夜宵。
每一份餐点,我都得花一个小时去完成。
庆幸的是我吃的量不多,是我平时一半的食量。
要不然~我会晕死掉~

最好玩的莫过于对食物的敏感度。
因为馋,我对各种食物都很敏感。
有一次我家公寓有人举行婚宴,在楼下多元用途礼堂举办自由餐点。
主人家邀请了马来同胞前来烧satay。
敏感的我“闻”到了“不对劲”的香味,竟然独自站在露台好一会儿。
怡怡看见了问:妈咪,你在看什么?
我不好意思的说:没有啦~有人在举行party,妈咪38而已。

到了家婆家,我把这个秘密偷偷地告诉了家婆。
家婆哈哈大笑的说:你没有下去要几串来吃咩?
哪知~突然有一把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还以为妈咪在看什么,原来是在看烧satay!”
我的脸~红啊红~

还有一次,我前去接送宁宁的当儿。
宁宁幼儿园隔壁的住户恰好打包午餐回家。
我这个馋嘴猫竟然有这么一种反应。
我在猜想:这个人打包的应该是什么......还有一包小包的是什么.......
然后再猜:他应该是在那一间茶楼打包的.........
紧接着.......我傻呆了........
我问我自己:我到底在干什么?

p/s: 在这里我还谢谢大家的关心。
我很好~一切安好~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放心哦~

Monday, May 24, 2010

变化(二)

很困.......
还是很困.......
即使是上着网;即使是开启着电脑,我还是觉得很困。

离谱的是,我竟然一边上着网一边睡着了。

这个人,真的是我吗?

上网的次数越来越少。
虽然很对不起网站上的友人,但是我真的有心无力。
我只能说:我最近身体不适,很是疲倦。
有心有力气时,我一定会上post写几句话。

上一篇我说了生活;这一次,让我说说心情吧。

最近心情不是很平复。
最近我的睡眠也不是好。
即使一天午睡的次数增加,却难以安眠。
再者,晚间的睡眠经常会做梦。
梦见的时而好;时而坏,时而还给我几个噩梦。
以致醒来时,心情起伏不定。

最近我也变得沉默寡言。
热忱与活动量也减少了。
也许是我的生活逐渐在改变之中,很多事情得由我亲自去处理。
一个字:累~
也是一个字:烦~

现在我只望我把该做该安排的事情尽早解决。
接下来,我只想安安静静;安安稳稳的度过这段日子。

Sunday, May 23, 2010

变化

最近的我,困得不得了。
吃饱了就爱困;困饱了就爱吃。
我现在和一只“猪”没两样。
看见逐渐发胖的自己,我只能对着镜子唉声叹气 ........
这个时候,如果要把我的命根子“咖啡”拔除,岂不是要了我的小命吗?
我不要!

悲痛
周五日,摇了一个电话给小妹。
“小妹!我的第二梦想终于破灭了!呜~”
小妹安慰着我说:“不要紧啦~三年后再圆梦吧!”
左三年;右三年,三年后真的可以圆梦吗?
回到家里,老公再对我说:“年底的台湾家庭旅行,暂时搁置吧!”
啊~~~~~~
真的是雪上加霜;火上加油;悲上加悲!
老天爷,你为何要这么对待我?

魔法
今早一起身,我整个人傻眼了!
哇~怎么啦?
谁把我的肮脏衣服都洗了?
谁把我的衣服对晾干了?
谁把我的厨房都整理干净了?
谁?是谁?到底是谁?
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
这个屋子里除了大女儿之外,只有他没有别人了。
我今天应该去买六合彩吗?

变化
一连两个星期,我的生活产生了许多变化。
这些变化,让我的梦想破灭;
这些变化,也让我获得许多额外惊喜。
我除了接受没什么可以做。
既来之;则安之,平常心面对吧!
我十分相信当老天爷赐予你某些东西,同时间也会拿掉你某些东西。
但是,老天爷赐予你绝对是最珍贵的;拿掉的只是可有可无的。
是的,平常心去面对吧~

Tuesday, May 18, 2010

男女有别


午后前往接送怡怡时,路途中带宁宁到711上厕所。

站在厕所大门前,宁宁站在厕所大门前望着厕所性别标志读着: 
This is boy boy ; This is girl girl; This is 公公婆婆。
我笑着问宁宁:Which one should you go in?

宁宁正经八百的望着我,然后手指着:Male
然后一个箭步似乎真的要往男厕走去。
恰巧有一个男士从厕所出来,吓着了宁宁才足以让宁宁止步。
呼~吓死我~

我傻着眼的问宁宁:为什么
宁宁回答得好不顺口:因为我是Ben10嘛。
Ben10是boy boy,那个symbol也是boy boy嘛~

我.....................................无言........................................................
女儿,下次别在干这种傻事了,好吗?
你老妈不想那么早就患上心脏病。

Monday, May 17, 2010

恍如隔世

我,竟然两天没有上网。
我,似乎有点难以置信。

我曾说过:天不怕;地不怕,最怕无法上网。
上网,宛如是我的衣食住行之一,缺一不可。

从前天开始,我的网络开始出现病态,一直间断个不停。
不耐烦的我索性把电脑关掉,拿起“爱疯”打麻将去。
隔天上午,电脑网络又开始回复正常状态。
潜水啊潜水;喂鱼啊喂鱼,
突然间,网络又再间断了。

重新启动了好几次;trouble shoot了无数次,开始无法上网。
一股气往脑上冲,拿起电话投诉去。
打了小报告,带了两个女儿逃离现场往家婆家躲。
我真的害怕触景伤情,看见电脑却用不得,痛苦难耐啊~
一直忍耐到晚上回到家,再次尝试启动。
结果............................................................................................
什么也看不到,谷歌的logo,影子也没有。

气啊气~我把所有的气凝聚在心头。
计划明天如果还是老样子,我就组织一只红衫军,拿起武器往电讯公司开炮去。

一大清早,老公陪了我吃了早餐。
回到家里便开启我的网络。
嘿~还是见不到任何网络讯号。
某某电讯电讯公司的下场,真的是惨不忍睹。
我尽情的开炮了一句钟,结束通话后就出门载宁宁去了。

下午我也不打算回家,载了怡怡就往家婆家去。
整个午后,我拿起“爱疯”隔岸潜水;打麻将;不然便是会周公去。

晚上回到家,望着网络modem在想:回复状态了吗?
开启电源,望着一闪一闪的modem灯光。
终于~终于~终于~病好了!
未免网络的病态尚未断根,未免网络再次生病,
连忙往面子书走去;然后写下这一篇文字。

看见面子书、部落格、还有谷歌的logo,真的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祈祷我的网络病态已经痊愈,全面复工。
不然,明天我又要组织一只军队往电讯公司进攻了。
请为电讯公司祈祷吧~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Thursday, May 13, 2010

收兵了

“战争”维持了两个星期。
今日终于宣布“收兵”了。

上午,摇了一个电话给家婆。
告诉家婆说我收兵了,明日即将报到享受她的美食佳肴。
家婆竟然半开玩笑的对我说:我有煮你就来咯;没煮你就吃自己咯。
哇~

在家里开战了两个星期。
生活也过得蛮写意;蛮有规律的。
上午准时载女儿上课;然后到菜市场报到。
下午准时载女儿放学,然后三个女人寻找好地方吃下午茶。
享受了下午茶,两个女儿自动自发的洗澡做功课然后午睡去。
我呢~上网潜水。

很准时的我又下了线,到厨房开战去。
临睡前给两个女儿温习了功课,打了一场床战,
10时30分之前,我的家就熄灯会周公去了。

两个星期十四天,每天过着同样规律的日子。
说沉闷却不觉得沉闷;说无趣也不见得无趣。
而我的女儿们,竟然完全没向我抗议说:我要去走街!
我的女儿们,每天都向我下单子:妈咪帮我买XXX做下午茶。

也许我们都是来自“宅”的群体,懂得享受这样的生活。
如果是我老公,我想他大概给我们闷垮了。

两个星期14天,家里的生活过得无风无浪。
孩子不曾给我责骂鞭打;我的声量不曾高八度;
轻微的罗罗嗦嗦在所难免。
两个女儿相安无事,大的教小的做功课;小的陪大的做功课;
通常只是两人争看电视而河蚌相争,结果只是让老妈渔翁得利而已。

两个星期14天,其中让我倍感安慰的是:大女儿长大了。
我看着怡怡每天替妹妹洗澡;准备更换的衣服;
她对妹妹就好像Barbie娃娃一样,每天更换的衣服款式都不一样。
放学回来,她为妹妹检查功课后才自己做功课,
然后教妹妹做功课,时而还替她温习课本。
妹妹也很习惯的拿出课本,一个字一个字的问姐姐。
当然,姐姐也有不耐烦的时候。

不过,怡怡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我真的很替她感到骄傲。
怡怡,妈妈有女如此,夫复何求!

Tuesday, May 11, 2010

龙床不及狗窝

我在会周公,不要来吵我!

这个帐篷是怡怡5岁时的圣诞礼物。
买的时候还大减价,便宜到笑。
不知不觉,帐篷在我家已5年光景。
从当初给怡怡办家家酒;到给宁宁爬着钻着玩。
现在女儿都大了,当初的玩具变成了如今的“狗窝”。

我给女儿们准备了一张双人大床,让她们365度转着睡。
女儿们不稀罕。
我给女儿们准备了一套粉红可爱的被褥,让她们有张可爱大床入睡。
女儿们也不稀罕。
我给女儿们准备了多个枕头,让她们打床战叠城堡后再入睡。
女儿们更加不稀罕。

她们就是爱睡她们的狗窝。
她们老爱展开帐篷、铺上床褥、排好枕头、抱上狗熊,
然后在地上兼帐篷里边呼呼大睡。
时而我三催四请,女儿就是不爱睡在床上。
我扮可怜;我扮寂寞,最后就只是请到怡怡上来陪我睡。

女儿的爱人老爸见了替女儿心疼。
吩咐我不要让女儿经常睡地板。
于是我残忍的使出“威胁”兼“恐吓”:睡地板会有蟑螂来咬!
宁宁从此才稍微收敛一些,改为午睡睡地板。
因为宁宁说:早上蟑螂都睡觉了,晚上才出来的啦~
请问:地板硬硬地,真的有那么好睡吗?

Monday, May 10, 2010

“险”事成双

距离上一次才那么一个月时间,事情又一再发生了。
这一次,还是我亲身经历。
有谁会如我这般好运,连中双元!

如果这是六合彩,该有多好;
如果这是高中状元,该有多好;
如果这是升级加薪加花红,该有多好!
可惜啊可惜~全都不是。

原本该在昨天post上这文章。
昨天是母亲节,不好post那么不吉利的事件。
于是延迟到今天才post。

事情是发生在周六日。
那一天,怡怡生病了在家养病。
一大早带着怡怡去看医生后,还到菜市场买菜煮粥给怡怡养病。
中午我更是烹调了一杯豆原冰酿咖啡,一边上网一边享受咖啡的清香。
两个女儿则吃着香喷喷的粥,看着有趣的电视节目。
这个周六,原本是悠哉游哉的。
这个周六,原本是温馨快乐的。
一切却在下午时分时候化为乌有。

我还记得当时我在上网潜水,两个女儿在自得其乐。
突然我听见门外有嘈杂声,我以为有人在吵架或骂架,不以为意。
接着是噼噼啪啪地的声音,我还在想:是搬家吧~
再接着,嘈杂声越来越大,噼噼啪啪声越来越响,
于是我起身准备出去看个究竟。
我一起身,就看见对面家印度同胞邻居站在我家门口大喊:
cepat lari!!!!! API!!!!!!
然后,我开始看见我家门前烟雾弥漫.........

第一时间,我和女儿把电脑电视所有电器电源关掉。
第二时间,我赶快开门叫女儿跑到紧急通道等我。
第三时间,我连忙把煤气关掉。
我拿了电话及手袋一手抱起宁宁就往紧急通道跑去。
一口气爬了好几级楼梯,躲进了多元用途礼堂,
不到一会儿,三辆救火车两辆警察车就到达了。

宁宁她,吓坏了。
她好像一只树熊般一直紧紧地抱着我。
不让我放下她;也不愿意站着或坐着,就是一直抱着我。
怡怡她,该没吓着吧。
她一直到处看;看着消防员做事;听着邻居们三八着..........
怡怡替我摇了个电话给老爸;也为住在我家楼上的阿姨报告情况。
咱们母女仨,就这样呆在多元用途礼堂,直到消防员全离开为止。

上一次事件发生,我不在家。
上一次事件发生,距离我家甚远。
这一次事件发生,我与孩子都在家。
这一次事件发生,距离我家才5,6间房子而已。

事情发生后,宁宁吓坏了;我累坏了;怡怡傻呆了;
宁宁回到家不久,就躺在沙发上睡觉了。
怡怡回到家,立即冲进浴室洗澡,她说她臭死了。
我呢~坐在沙发上忙着拨电话报平安。

当天晚上,宁宁一直告诉我说:“mommy, 我怕fire。我怕很多很多fire。”
我忙着安慰着她,告诉她妈妈一直在她身旁。
怡怡呢~我忙着给她“机会教育”,告诉她发生紧急事件时不可以自行离开,
我也告诉怡怡,发生紧急事故的第一时间,应该往下跑并躲进多元用途礼堂。
我自己本身其实也很害怕,我的脚软到不行;心跳快得很。
即使是隔了几天后的今天,我的脚还是不听使唤。
因为.............................................................................................................................
抱着一包米连爬下爬上几层楼的后果是:muscle pain! 肌肉疼痛啊!

Sunday, May 9, 2010

祝福天下的娘亲


祝福你,母亲

2008年的那一天,我独自坐在电脑前研究如何制作照片短片。
我的处女作,当然是我的两个宝贝女儿。
紧接着,碰巧大姑女儿生日,我也为她制作了一张。
手艺逐渐纯熟后,我计划为家婆送上一个惊喜。

2008年母亲节之前三个星期,我向家里每个人收集了家婆的家庭照。
再者,母亲节之前的大大小小节目,生日抑或是派对,大家都拼命的拍照。
尤其是母亲节那一天,大家更是不停地偷拍,光明正大的拍。
这只为了暗地里为家婆制作了上述短片。

还记得那一个晚上,我制作短片直到三更。
研究了再研究;试验了再试验,
终于在凌晨时分,成功了!
隔天,我静悄悄地把CD放入VCD机里,然后把家婆叫了出来,
电视机VCD机一ON,银幕上显示出了我的短片。

这是我第一次为家婆制作的母亲节礼物。
这也让我有了一个小小遗憾。
我还没为我本身的母亲制作一个。
我曾经尝试制作一个,可惜我有的照片都是hard copy。
我家没有scan机,等小弟去scan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希望;我也努力,为本身母亲也制作一片。
虽然已来不及成为母亲节礼物;希望能成为她的生日礼物。
我的兄弟姐妹们啊~帮帮忙吧~
让我在母亲生日前夕,可以为她送上一张,好吗?

Saturday, May 8, 2010

不是病猫

好气还是好笑?

打从怡怡出世开始,她就是一个超级好照顾的女儿。
不是我说说而已,连怡怡的保姆也是如此的说。
不要说衣食住行方便,怡怡是一个很少生病的孩子(touch wood 一下)。
除了其支气管敏感外,其他的不外是水痘、麻疹.......这些“必经之路”。
最让我安慰的是,怡怡婴儿时期长牙齿也从没让我担心。
无端端地就长出一颗牙齿;无声无息地牙齿全长齐全了。
最让我好笑的是,怡怡每次说发烧生病,隔天到保姆家时却生龙活虎。
药物带到保姆家一定会完好无缺的带回家,然后保姆会说:那里有生病啊?
她,真的没话说。

怡怡入学以后,生病的机率增加了。
那时开始,我每次带怡怡去看病时都会向医生问长问短;
学习许多有关疾病的知识;看顾的方法。
病从浅中医的道理,我懂;
预防胜于治疗的说法,我更明白。
因此,久而久之怡怡的医生也成为了我的朋友。
从以往一个月必见一次面;到目前一年才两三次。
时而,我还只是前往诊所备药而已。

今天,我却给怡怡吓坏了。

周六,原以为可以睡到自然醒。
我却在上午7时给怡怡叫醒。
怡怡说:妈咪,我肚子很痛!
我给怡怡涂抹了分油,倒头再睡。
15分钟后,怡怡说:妈咪,肚子还很痛,我还泻肚子!
糟糕~开始觉得不对劲。
看看时钟,还早得很,诊所还没开。
只好忍痛对怡怡说:涂抹风油再休息一下,待会儿带你去看医生。
我心里,其实着急得很。
我的心,痛得很。
因为离诊所开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接着我只看见怡怡不断往厕所里冲,不停的呕吐。
然后看见怡怡按着肚子喊痛,差点哭了出来。
我做不了什么,只能不停地安慰,抚摸她的背部与肚子。
上吐下泻,以我的经验所知;我不能为孩子做什么。
孩子吐完了就会舒服;泻完了就会停止。
最重要的是不让孩子缺水缺电解质而已。

终于挨到上午8时30分。
吐到及泻到累了的怡怡,也躺在沙发上睡了一阵子。
叫醒了怡怡,问了怡怡健康状况,她却说:
 “我好了~肚子不疼了~不想上厕所~也不想吐了~”
“我只是饿扁了~”
 啊?????

为了买安心,还是把怡怡载到诊所去。
一路上,怡怡宛如脱胎换骨。
你说她生病,相信没有人会相信。
因为.................................................................................
她在车里和妹妹又吵又闹,嘻嘻哈哈地快活如小鸟!
回到家里,吃了药物后也吃了好多,胃口好得很!
她真的生病了吗?
为何我会满脸疑惑的呢?
我,真的搞不懂~

Friday, May 7, 2010

一波三折

前几天,为姐夫(大姑老公,我称他为姐夫)网上订购了一张本地飞机票。
昨天知道姐夫要飞了,还特地拨打电话给大姑叮嘱姐夫记得拿飞机订购单。
还有~千万不要迟到。
本地廉价飞机的服务信誉,唉~

姐夫乘搭的飞机航班是在下午4时20分。
过了4时30分,我接到了大姑的电话。
我原以为是大姑拨电话来说姐夫安全起飞。
岂知.........................结果是相反...........................

话说姐夫是在下午1时左右乘搭机场衔接巴士到机场。
待姐夫到达机场时已经是3时40分。
姐夫飞快走到柜台时遇上一个程咬金在柜台投诉。
这个程咬金投诉了好久好久。
姐夫不耐烦的向柜台说:我赶飞机,可以快一点吗?
柜台小姐却告诉姐夫:飞机起飞了
这是最后一班飞机

无可奈何的姐夫,只好再乘搭机场巴士到达吉隆坡。
他计划改搭火车。
于是大姑摇了一个SOS电话,向我这个本地交通工具咨询台询问详情。
(拜小姑和小妹所赐,我是一个流动电话簿。)
我给火车服务中心(call center)摇了个电话获知晚上9时有一班火车,
只不过不可以电话预订,姐夫必须亲身到火车站买票。

我以为事情就此告了一个段落,结果我在1个小时后再接到电话。
“鳕鱼啊~我老公说火车票卖完了喔!”
啊~怎么可能?
我打电话去问时,服务柜台说还有票的喔。
于是,我再打一次电话向服务柜台确定是否还有票。
call center 小姐说:“还有票啊!你确定你是要今晚的票吗?今晚的票还有剩!

不信邪的大姑,伟大到亲自前往火车站搭救其老公。
30分钟后,大姑再打电话来说:鳕鱼!火车站柜台说没有票喔
于是,我把服务柜台的电话号码给大姑,并说:打电话去两边确定一下!
20分钟后,大姑电话又来了。
她给我的答案是:call center 小姐说是她搞错了,火车票经已售罄

飞机飞走了;火车票卖完了,姐夫只好乘搭巴士。
我这个流动咨询台再次发挥了作用。
我摇了一个电话给旧火车总站的巴士公司询问,获知晚上11时有一班巴士。
大姑和姐夫知道后,立即动身前往巴士公司去买票。
20分钟后,我的电话再次响起.....................................
不是吧~又没有票了吗?那么倒霉咩?

大姑对我说:鳕鱼啊~这里很塞车哦~可以帮我们打电话订票吗
我说大姑啊大姑~既然你们人已经在新火车总站了,为何不乘搭电动火车到旧车站呢?
两个火车站的距离就只相差一个站而已嘛?
干嘛要跑去塞车啊?

咱们这些吉隆坡人,有谁不知道那儿是塞车黑区,
况且还是接近放工的塞车时间。
是我这个军师的错,没向你们知会一声。
下次,我会改进的。
Oooopppppsssss..........................................
应该没有下次了,不然姐夫会晕死掉~

Thursday, May 6, 2010

祝你年年二十一



原来,今天是他的大寿!
赶在这里祝福他

福如东海
寿比南山

路兄,生日快乐!

久违的樱花


满室樱花香

前年为了一睹樱花的风采,与小妹飞到台湾去。
最近闯荡入其中一位我爱的台湾作家部落,看见部落全是日本樱花盛开的照片。
实在难忍樱花的诱惑,还没啃完其文字就毅然离开其部落。

不久之前,路兄费心教导网络朋友如何为FB扮美美。
我这个电脑搞怪手当然不放过咯。
安装了系统,选择了喜爱的背景,开始为FB扮美咯。
岂知,等了好久我的FB背景还是不能显现。

这是不可能的啦~
路兄教导过我许多网站好玩事,我从来没失手过。
甚至部落最麻烦的HTML也不曾难倒过我。
为何单单一个更换背景就是无法成事呢?
restart 电脑再试一次,还是不行。

最近开始筹备开战事宜的我,无法把时间全花在这些事情上。
于是我把更换背景的事丢在一旁,没多加去理会了。

昨天在网站潜水的当儿,突然看见银幕的右上角有一只小小的变色龙。
我觉得奇怪的当儿,手痒的去click了一下。
啊~原来是更换FB背景的系统网站。
好吧~再玩一次。
选择了我要的背景,登入FB,更换!

Ooopppsss...........................................
我的樱花出现咯~
久违了,我的樱花。
路兄,我没让你失望吧。
你教我的,我都做到了。
知道你无法看见我的FB背景,放在这儿让你大开眼界咯。

Wednesday, May 5, 2010

何方神圣?

她是谁?不是我!

傍晚在厨房忙得团团转,宁宁则在一旁玩得不亦乐乎。
突然,宁宁对我说:
“妈咪,BB在哭哦~”
BB?哪来的BB?
“你过来看~BB在这里,BB跌倒了所以在哭咯。”

原来是我贴在冰箱门的照片。
宁宁小时候,我阿姨把她幼儿时的照片laminate了起来,
然后我把她粘贴在冰箱门上作为纪念。
宁宁就是指着相片里的“爱哭鬼”说:BB哭了。

我问宁宁:
那是谁啊?谁在哭啊?
“BB咯~”
BB叫什么名字啊?
“我不知道哦~”
她叫宁宁啦~是宁宁小时候的照片。
宁宁一口咬定的回答我:
“不是啦。那是BB啦。不是我啦。你看,她so small,我so big!”
因为宁宁有吃饭所以长大了啦。
宁宁小时候很small的。
宁宁再次很肯定兼闹脾气的说:
“不是我来的啦。那是BB来的啦。”

好好好~不再惹你~
于是我问:那么她是谁啊?是姐姐小时候吗?
宁宁想了想,说:“不是姐姐啦。是BB。
那么是谁的BB啊?我还指着相片里边的“证据”说:
相片里边有妈咪的篮子、姐姐的玩具,还有宁宁的帽子..........
宁宁啊~这个BB是谁啊?
最后..................................................................................................
宁宁一脸疑惑看着我说:
妈咪,这个BB也有宁宁的玩具哦。你看,我也有呐~

Tuesday, May 4, 2010

开战

上个星期就已向家婆报告:
“我会失踪两个星期,记得不用煮我的饭。”
然后我在“非死不可”报备:
“开战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只是我两个宝贝女儿要准备考试而已。
“临时抱佛脚”,是我的style~

对于怡怡,我没什么好担心的。
毕竟她已经习惯了其老妈的style,她的应变能力绰绰有余。
只是她人不是很舒服,拥有支气管敏感底的她很容易伤风咳嗽。
再加上最近A型流感来袭,我担心她的健康多于其考试。

至于宁宁嘛~
唉~才5岁的她考什么试嘛~
玩票性质就好了。
只是...........................................
她好像比其姐姐还要紧张..................= ="
她每天好像一只小蜜蜂在我耳边嗡嗡叫。
“妈咪......................我的功课还没做!”
“妈咪......................我的功课还没读!”
“妈咪......................我的spelling不会写!”
“妈咪......................老师说.......................”
“妈咪.........................................................”

而我本身呢?
我告别了我的厨房多个月,
厨房不但结满了蜘蛛网,更是到处蚊虫滋生,
家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也要再准备。
冰箱里边空空如也,我的皮包也瘦巴巴的。
一切准备好的我也要开始向厨房宣战。

多个月来再次逛菜市场,新鲜感十足。
我还在想那么久没逛,准定要应酬菜市场老板娘了。
“你好久没来咯~”这句话一定少不了的。

大摇大摆走进菜市场,选好了菜准备付钱兼回答问题。
岂知.........................................................................
哎哟~你的大宝贝呢?好久没有见到她了,好想念她啊!
啊~~~~~~~~~~~~~~~~~~~~~~~~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