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4, 2012

久违的假期

想一想,都有三四年了。
有三四年我们一家五口没“独自”旅行了。
所谓的独自旅行,即是只有我们一家没他人咯。

过去几年,咱都是好几家人一起旅行,二十几人浩浩荡荡地出发。
如只是单独咱们一家,真的很就没试过了。
自从QQ出世以后,我也不敢有这样的奢望。

那一天,就是老公十分郁闷的那一天。
也许是老公需要一个好好透气的空间吧。
他突然建议趁这个假期带孩子好好出走。
我听了异常的兴奋,然而也有些落寞。

兴奋的是咱们好久没一家人好好度假了;
落寞的是,老公似乎需要空间透透气,真是辛苦他了。

无论如何,
我十分期待这短暂的假期。
我会好好去享受的。
当然,我也希望这个假期不会突然泡汤了。
对于老公这个大忙人来说,不可能也有其可能的哦~

久违了,我的假期。

Monday, August 13, 2012

不要问;不要说

还有一个月,怡怡就要面对小六检定考试。
这段非常时期怡怡的压力可想可知。
然而,其老妈也有一定的压力。

我时常与小妹诉苦,诉说心中的压力郁闷还有担心。
虽然小妹不时的安抚与鼓励,然而我还是会担心。
担心自己为孩子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忧心自己没为孩子安排好教导好甚至没做好一个妈妈该做的事。

然而,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攸攸之口。
大家不定时的在问女儿:可以拿几个A啊?
中学要读哪里啊?
某某的孩子考到怎样啊?
某某的孩子要读哪间中学啊?
预考考得怎样啊?
等等等等............

孩子不回答;我这个代表要回答。
孩子有压力;我也有压力。

但是,请大家不要再问了。
也请大家不要再给所谓得奖励了。
我的孩子不需要,你们有心就好了。
你们知道吗。
你们的有心会给孩子带来忧心。
你们的鼓励会给孩子造成压力。
无形中,也会让我“变质”无形中给孩子造成心理负担。

有没有优等对我来说不重要;对孩子来说也不是最重要。
考不考独中对我来说没关系;对孩子来说也不是大问题。
国中的孩子不一定是坏孩子;对我来说起码我的孩子不是。
这一切一切,就让它顺其自然好吗?
这一切一切,就不要再问再说好吗?

最重要的是,她是我最爱的孩子。
更加重要的是,
我要她是一个人格一等一的孩子,
不是一个考试成绩一等一的孩子。

你们时常劝导我不要给孩子比较,
然而你们是否知道是你们无形中在给我孩子比较呢?
谢谢你们的关心问候与鼓励。
然而,请不要再问了,好吗?

Sunday, August 12, 2012

心疼

好久没回来这个家,来了就是一篇《心疼》。
伤心ing......

老公最近看来有点魂不守舍。
知道他心烦也不便去问。

那天一家五口出去用餐,老公才对我说。
“我有两个一起工作了大半年的女性工作伙伴,感情非常的要好。
其中一个已准备结婚了,
可是.......上星期她却车祸去世了。
另一个女性伙伴伤心得什么都做不了。
而我,
到了公司却看不见她们都觉得怪怪的,不知所措。
你知道吗。
去世的女伙伴她还怀孕了.....”

才听了这么一个令人心痛的故事,
老公又对我说:
“你还记得那在美国的某某朋友吗?
她的女儿生病了。
是血癌。
今年才三岁......”

一个又一个令人伤心的又心疼的故事。
我的这个周末,
很蓝.....很门.....很疼......

Wednesday, June 27, 2012

牺牲品

两姐妹开战。
从床头到床尾;从房间到厕所。
QQ也加入战围,在一旁喊打。

结果。
战后牺牲品是奶嘴一只。

小妹问我为何奶嘴会在战争中牺牲?
原因是。
奶嘴是她们的武器。

其实。
战后的无辜者应该是我。
感谢老天爷,QQ有两只奶嘴。
不然.......
我一夜难睡也.....

Sunday, June 24, 2012

下场


端午节,当然要吃粽子。
再加上热情如火的老妈送来好多"外婆牌"粽子。

我昨日一早就吞下了两颗;
下午茶时间,我把QQ搞昏了让她入睡后,
我又蒸了两颗粽子,还泡上一杯好茶扭开电视观看球赛重播。

来到晚上,孩子们随同老公到大伯家建四方城去。
无聊透顶的QQ一早就会周公。
我闲着又闲着,又把粽子蒸热了。

今天一早,全家除了我和QQ都当小猪。
我再次又把蒸炉热开了。
然而,过了两个小时。
就在陪同老公吃早餐的当儿,我开始觉得不妥。

什么不妥?
那还用说吗?
我成上了"粽子过量征候群"。
送自己一句:自作孽,不可活也~

Saturday, June 23, 2012

端午节快乐


又是一年一度的端午节。
端午节当然要吃粽子,且还是刘家的非卖品粽子--外婆牌特色花生粽。
昨天特地要摇了个电话给老妈"预定",今早就飞车向老妈要我的特色早餐了。


QQ,来~
这就是太婆的味道。
外婆,我开始想你了。

Friday, April 13, 2012

乡芭婆出城记

屈指一算,我几乎好几年没驾车远离住家范围了。
距离最远嘛是我老妈家;
距离较为近些嘛是各大购物中心。

由于皮包的子弹越来越少兼没有升级加薪兼零巴仙花红。
然而奶粉钱起价又起价;电费水费电话费起价之余什么费又说加上什么服务税;
没办法之下......
我接了一些part time来增加子弹。

昨天老板打电话来说是时候出门见人了。
我计划着带着QQ一起出门亮相。
清楚自己躲在山洞多年没见人,
于是出门前先摇电话给友人问问地方怎么去。
然后再上网谷歌一下再再确定。

今早,“组装”完毕带着开心的QQ出门去咯。
一路走到吉隆坡市中心,竟然感觉如此陌生。@@
再一路走到某某高速大道,竟然感觉离开家十万八千里远.......
一路又一路,终于安全到达目的地。

其实,出发前我是如此告知欲见面的半个同事。
“嗨,我因不熟悉地方请给我一个小时时间到达。”
事实上,我是以时速40-60的速度,在约45分钟的时间抵达。
算不错hor......
我也很有成就感呐~

既然启程没问题,回家算什么是吗?
聪明如我,却用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回到家。= ="

我是多么的聪明啊~
见面地点在Kuchai Lama,
回程时我到Bukit Jalil兜转了一圈再到Sungai Besi去,
一路直冲突然发现不对劲~
这个地方.......这个地方很熟悉.....
我.......我......我好像是一路往老妈家去nia.......

快闪......

我连忙找个U转,掉头往吉隆坡方向走去。
走走走啊走走走......
很不对劲哦~做么一直看到飞机的Logo?
我不想去看飞机哦~

很庆幸的很庆幸的.....
我终于找到回头路。
只是,回到家已是两个小时后。
更值得庆幸的是,
QQ,谢谢你在这个路程中乖乖的陪伴着我。
不然.......
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啊~

鳕鱼C9,你是时候出关出去闯了。
你看看QQ的反应就知道了。
她是多么的支持你啊。

Tuesday, April 10, 2012

残忍的改编

今午和宁宁拍拖吃午餐。
边吃边聊天时宁宁向我说了一个故事。
她说是她在学校看电视教学看来的。
故事是这样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木偶.......

它没有钱所以不能去上学......

有一天有一个仙女来了给它钱.......
它可以去school了.......

可是,它去school的时候遇见很坏的大野狼.......

大野狼拿了它的钱,害到它不能去school......

木偶很可怜,它还给坏蛋变成一只donkey.......

木偶的爷爷找不到木偶,还跌进海里给鲨鱼吃了.......

木偶为了救爷爷也跟着给吃了.....

木偶和爷爷最后从鲨鱼的嘴巴里出来了.....

因为木偶不乖没有去school所以鼻子越来越长......

但是,因为木偶救了爷爷仙女把它变成了boyboy......

你们看了这个故事有什么感想?
我很晕咯。
故事的主人翁看了也必会吐血而死吧。

注意。
这不是宁宁的联想。
因为当我纠正她时她是这么说的:
“我看电视时故事旁白不是这么说的喔。”
所以说,改编的人该面壁思过了。

好可怜的木偶。
好可悲的故事。
罪恶啊~

Wednesday, April 4, 2012

空间

这篇本来是让我宣泄发泄释放心中负能量的一篇。
文字中充满着负面讯息还有心中种种的不满。
然而,路兄的一篇博文让我茅塞顿开,即刻顿悟。

是的。
我何必那么执着呢?我又何必那么与他人计较那么多呢?
我越介意即代表着我的修养不够;
我越计较即说明着我的度量不足;
我越不满即显示着我越是放不下。

是的。
我活着是为了我自己的人生;为何那么介意他人怎么做。
我过我的生活,为何要周旋于他人且计较那么多?搞得自己那么难堪那么难过?
我好好过自己的生活让自己开心让自己幸福美满就好,为何要每天板着脸孔与自己过不去?

那晚与小妹谈了那么多,是该醒悟的时候。
就是因为自己的执着与无法放下,搞到自己那么辛苦。
小妹说得对。
我不能一直埋怨;一直眷念于以往的生活并作比较。
人是向前看的。
我应该为我的未来的生活重新铺路与安排。
我反复思量。
我需要一个空间。
一个让我透气的空间;
不是一个让我逃避的空间。

路兄,小妹,
谢谢你们。
我已走出我的洞穴,往我向往的生活走去了。
祝福我,我也祝福你们。

Friday, March 9, 2012

上梁歪

昨天与宁宁闲话家常时,宁宁这么告诉我。

“妈咪,英文老师今天把静萱的功课撕掉了。”
啊?英文老师为什么会这么做?
“因为静萱在做功课咯。我们都看前面听老师讲,静萱却在做功课。”
“老师叫她看前面,她又不要一直在做做做。”
“老师叫了她两次,第三次老师就拿起她的功课然后撕掉了。”
我,目瞪口呆。

我对宁宁说。
以后在课室里要听课,注意听讲。
老师在教室不要和同学吵闹,不要走过位子。
如果有功课,不要担心做不完。
把功课带回家,妈咪会教你怎么做。

然而,老师的坏话,我一句也没说。
即使老师怎么错;即使我怎么不认同老师的做法。
我也不会当着孩子的面前说老师的半句坏话。
这是我的原则。

记得去年,在我家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只是故事中的主角不是我的孩子,是我大伯的孩子。
记得那一天,家婆对我说:
“昨天,老师当着美美的面把她的功课丢进垃圾桶。”
啊?为何老师要这么做?
(真正的原因我已经忘记了,大概是小美忘记带功课或忘记做功课类似的。)
 隔天妹妹把功课交上去时老师却把它丢进了垃圾桶。
 家婆说:对。小美是有错。然而她却不认同老师的处事方法。
我,也是这么认为。

结果。
小美亲爱的老爸心疼小美受辱,隔天冲到学校去训了老师一顿。
他更是要老师把功课从垃圾桶里捡起来,说不然告发到校长面前去。
(这小美的老爸即我的大伯,是出了名火爆脾气的。OMG~)
事情的结果是如何,我也忘记了。
只知道那老师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我大伯叫了出来。

老师们,我知道也明了您教课很压力很辛苦。
我的孩子有错您可以处罚可以责骂。
您需要我的帮忙配合来教导孩子,我随时欢迎您来联络我告诉我。
但,希望您在我的孩子面前有一个好榜样。
我更加希望您可以连我孩子的自尊心并同照护。

我赞成体罚也赞成处罚。
然而,体罚也要得当;处罚更要得体。
一个自尊心受创的孩子,将来怎么会尊敬您认同您呢?

Thursday, March 8, 2012

38C9站起来!


今天是38节。
也是咱们C9的节日。
其意义是要宣扬咱们C9的伟大。

说是这么说。
然而发起这个节日的那个人却没有顺便list上一条law:
“38C9节公假一天”;
而且我家老板也没有这么做:
“那,38C9的礼物。”
再者,我家的三个女儿也没有这么说:
“妈咪,今天是38C9节。让我帮你做家事你去睡觉啦~”

尤其是我家的老幺QQ,
她昨晚还很大声的对我说:
“38!!!!!!”
555555555555555555555

所以说,我要抗议!
C9今天要放假!

Wednesday, March 7, 2012

消失了的志气

最近在追连续剧。
《on call 36小时》畅谈生老病死,医生使命。
老大怡怡也陪着我追,还对我说:不错看hor...

一次晚餐,一般C9在谈孩子的是是非非,也谈孩子的成绩出路未来。
有一个年轻妈妈对我女儿说:
“怡怡,你的未来志愿不要挑一些高难度的;难度高的;没日没夜的......
就好像医生啦~律师啦~法医啦~药剂师啦~

做错了还要承担严重后果......bla bla bla”
怡怡还反应说:
“就好像那套医生戏是吗?”

我听了反应表现很紧张。
还吓到那班C9以为发生了什么严重事。

是。也许言谈上这里说那里去,不是什么严重事。
然而,对我来说却是向我女儿灌输了错误的教育与思想。

现代的孩子已很好命。
要吃什么就有什么;要用什么也有什么。
读书毕业后却是人选工作而不是工作来选人。
我有一个表妹就这么对她的母亲说:
“妈咪,我毕业后要找一份少加班少文书工作少挑战却薪水高的工作.....”

我却不想我女儿也有这般思想。
工作应该是女儿生活的一部分;也应该是兴趣的一部分。
做人要有使命感;也要有责任感。
如果人人都嫌麻烦嫌辛苦嫌薪水少,那么去找一个人来养就好了。

我告诉怡怡,
只要你有兴趣,即使工作再辛苦再困难再高难度 ,
你也会觉得是值得是有趣是有满足感的。
我只对怡怡说这么一句话:
寻找你想要做的你有兴趣的科系;选择你想要做的工作。

有人听了说告诉我:
不要担心啦~你女儿即使找不到工也不怕,可继承其老爸的工作嘛~
错了!
如果我女儿也是这么想我会更加的伤心了。
她们听了觉得奇怪,问:为什么?有工作可继承不是很好命吗?多么好赚哦~
是,有钱赚可养活自己是好,却少了一份志气。

身为一个人,活在这世上不单是养活自己而已。
做人要做得有价值;做人也要有志气。
书,不是读来单单找一份工作而已。
书,是读给自己去选择自己想要走的路。

女儿,
做人要有志气;也要有目标。
最重要是不要嫌麻烦;害怕承担。
还有,
不要执著于目标的大小;出路是广还是窄小,
更加不要执著于赚钱多还是少,而是要勇于累积经验。
还要学习学校没有教的社会大学知识。
有了丰富的工作经验,你还担心没人要聘请你吗?

随着自己的心去走吧。
人生短短那几十年,
每天能做自己想做的事,能过着没有遗憾的生活,
那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生。
那就是——幸福。

Tuesday, March 6, 2012

鬼遮眼

周日晚上,吩咐老二收拾书包准备隔天上课。
我也吩咐老二再度检查功课,不要临时说忘记带。
检查检查检查,老二说找不着国语作业簿。
我也替她找,也找不着。
怡怡也帮忙找,也找不着。

我再回想老二做功课的情景......
周六补课回家,宁宁把书包拿进我的房间,
她做完功课就蒙头大睡。
宁宁一睡就睡到傍晚七点。
傍晚时分宁宁睡醒就随着老妈去吃晚餐。
周日一整天,宁宁都在隔壁玩耍。
书包?她也不想碰吧。

照理来说,宁宁的书全都在我房间才对。

于是,我再把房间反转重新再找。
床底下、橱后方、床垫下、QQ的衣橱、甚至厕所.....
结果还是找不着。
 不死心,再把宁宁的书包反转。
还是找不着。

怡怡帮忙下楼到客厅找。
家婆到隔壁找;大姑到怡怡房间找......
QQ也帮忙反转她的衣橱 @@
找了一个晚上,作业就像水蒸气蒸发消失了。
没法子,只好吩咐宁宁知会老师一声,隔天再找咯。

第二天到学校载宁宁时,
问宁宁:老师怎么说?她有骂你吗?
宁宁说:我找到作业了!
“har?在哪里找到的?”
“在我的书包!”
har!!!!!!!!!!!!!!!
真的是鬼遮眼咯!

Sunday, March 4, 2012

我是白痴

我是政治白痴。
从小开始我都不爱阅报,偏偏我就是一个文字工作者。
也许我真的不爱政治。
不久后我就转换部门写一些有的没的无聊的东东。

阅报却也是我的兴趣。
只是我每每一拿报章就是从最后一页开始。
首先看看empat ekor;接着是体育版看成绩,
然后娱乐版看八卦;最后就是副刊看文字了。

给我当垫板或垫碗碟永远是财经版。
社会新闻?太血腥。
国际新闻?偶尔还会看看国际趣味事。
国内新闻?太无聊。

然而,最近我却开始留意起国内版。
没法子。
大马的政治舞台越来越精彩,我想周星驰该会考虑作为题材吧。

可不是吗?连我这个政治白痴也开始翻阅起来。
有时还会留意很少光顾的晚间新闻。
更有时候还会对着电视荧幕目瞪口呆。

没法子。
太精彩了。
如果这是一部电影,奥斯卡应该会提名吧。
那么天马行空的题材,精彩刺激绝不冷场的故事内容。
我怎么会不舍得不捧场呢?
曾经在奥斯卡风靡一时的《魔戒》也不如它精彩呢。

不信?
那么你有见过住在公寓的牛只吗?
那么你有看过价值5位数字的望远镜吗?
还有,孤陋寡闻的咱们可知道晚间是不可拖车且抵触法律的吗?
还有还有,回收旧报纸废纸废铁以及自制酵素很是环保,
它却不及一间稀土厂啊~

由于这故事实在太精彩。
我竟然会疯狂至每日都往FB的某专属网页浏览后续故事。
它就像一套连续剧,一日不捧场都不行。
《步步惊心》很红吗?我想它都不及这个连续剧吧。
不然,
我这个政治白痴怎么会相信那个男主角阿基哥是真心道歉的呢?
白痴如我又怎么会感谢他废除了某收费站呢?
再者,他还放下身段自行留下处理他留下的垃圾废物呢?

其实,我真的很感谢他。
他让我这个白痴如梦初醒开始懂得欣赏政治的趣味。
我更加感谢他让我走出底线,突破重围写下这一篇。
这是我博客第一篇有关政治故事的文字,也是我的处女座是也。
阿基哥哥谢谢你,是你让我不再当一个政治白痴。

Friday, March 2, 2012

小姐中招了

初姐上课就中招了~

宁宁上小学一个多月了。
表现如何?
闹哭是没有,可是失魂案就一箩箩。
这不能怪她,只能怪其老妈的遗传。

怡怡今年上课要带着一个小妹妹,对她似乎有益无害。
怡怡变得懂得关心人,注意别人的感受,懂得为他人着想。

刚上课的首一个月份,每天大清早我就要打开嗓子骂人。
这两个女儿不是校服交换穿就是找不到袜子或手帕;
接着就是便当盒忘记拿;有时就是水壶忘记装水。
然而,家里还有一个睡梦中的小QQ,我得“斯文”的骂女儿免得惊醒她,
这得高招,我学了好久。

 在校园中,也发生不少趣味事。
那都是怡怡向我“投诉”的。
宁宁初来报到,对老师和同学还很陌生。
上课前和下课后的空档她都是去kacau她的姐姐。
有时找不到东西也去找姐姐;食物不合胃口也是找姐姐。
最好玩的是,她的目光从不离开姐姐。
每次经过姐姐的课室前她都会呐喊:姐姐!!!!!!!!
糗到爆的怡怡回到家气冲冲的对妹妹说:
“不要再大声叫我了!!!!!!”

我想,
小一生最头疼麻烦事应该是与同学沟通相处吧。
坐在宁宁隔邻的男同学就是一个人版。

起初,他向宁宁交换文具。
“我给你一支铅笔你给我五十仙。”
回到家宁宁给我骂到头低低。
金钱利益不成功开始物品交换。
“我的铅笔不好用借用你的;我的橡皮擦很小个借你的........”
结果有去没回头,我只好改换政策。

接下来的日子,我只给宁宁一支铅笔和一个橡皮擦。
我对她说:“如果再给人你就没得用了,无法功课了哦。”
结果,同学还是拿她的,宁宁唯有向老师求救。
老师给了宁宁新的铅笔和橡皮擦,最后..........
宁宁的铅笔盒还是空空地回来。

文具不见了可以买,然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人就不对了。
日子久了宁宁的投诉也多了,且都是同一人。
最后还衍生推人打人以及用椅子欺负人的事情发生。
我也无法再忍耐。
于是,我写了一封投诉信给老师。
当天,宁宁就换位子了。

只是,隔邻又是一个小男生。
唉~
希望我家的二小姐不会再哭啼地向我投诉了。
不然,问题不是出在别人身上,而是二小姐的问题了。
阿弥陀佛~~~

Wednesday, February 29, 2012

怒打孙悟空

转眼间,这么大了~

好久没写部落了。
难得上来大扫除,要写就写些开心的吧。
(最近有太多不开心的事,单单一个稀土就把我惹恼了)

我就来说说QQ吧。
QQ已14个月大了。
她开始学步走,最爱的事情就是爬沙发爬桌子爬大床。
除了这些她也爱打打打。
似乎全世界都得罪她了。

 今天刚吃过晚饭,老二宁宁就和她的孙悟空约会去了。
很难得的是,QQ竟然也随着赴约。
很少见到QQ那么专心的。
她对着电视目不转睛,我也三八一下她到底在看什么。
那一幕刚好是牛魔王怒打孙悟空。
QQ看到一动也不动,接着她突然转身叫我一声:妈妈~
我也回她一声:什么事情?

QQ爬到我这儿,手指着电视荧幕说:打打打
我向她“解释”:是咯。他们坏蛋打架咯。不可以打架,等一下爸爸会骂骂的。
QQ听了很是激动,她指着电视机很大声的说:打打打!骂骂!
哈哈哈~
我想,这个QQ将来会比其两个姐姐更会管家。
老公,你可惨咯~
哈哈哈

Monday, February 13, 2012

再次纪念



天啊~怎么啦~
又有一个我敬爱的女歌星离开了。

凤飞飞这个名字陪伴了我无数个日子。
年纪与我相若的朋友,
(咳咳咳咳~我年年二十五,不是很老nia)
相信你们对凤飞飞这好人物再也熟悉不过吧。
她的成名曲数也数不清,且百听不厌啊~

OKOK。
你们不认识凤飞飞,《掌声响起》你们可认识吧?
《流水年华》、《好好爱我》、《舞伴泪影》、《奔向彩虹》.......
她,是人称帽子歌后的凤飞飞啊~

经过昨晚不停的炸Whitney Houston,
今晚则要炸凤飞飞的好歌了。
Olivia Ong , Joanna Wang , 咱们过几天再相约吧。
凤飞飞,一路走好。
你的歌曲,永在我心中。

Sunday, February 12, 2012

天籁




众多外国女歌手,她是我最爱三个之其中一个。
Celine Dion, Mariah Carey 和 她,Whitney Houston。
她们皆有一把独特且天籁般的歌声,无人可替代。

现在,三个走了一个。

打开收音机,英文电台播放的都是她的歌。
重听一遍又一遍,她的歌还是那么有味道。
姜,还是老的辣。
无论你何时听还是听了多少遍,还是那么有味道。

现在年轻一代的歌手,真的很难再找到那么有力量及动人的歌声吧。

目前的我,迷上Olivia迷上了爵士。
如今她走了,
我再次回味以前的最爱。
Whitney Houston, Maria Carey 以及 Celine Dion 的歌声再次在房间里飘扬。

还是老歌才能百听不厌。
不要问我几岁。
105.7, 永远是我的最爱。
历史越悠久的歌曲越是我的选择。
不要问我今年几岁。
我就是爱听。

Whitney Houston, Rest in Peace
I will always miss you.

Saturday, February 11, 2012

爱疯

我父母的过年名菜
木耳焖炸肉
甜酱炒芽菇烧肉(一定要配生菜吃)

由于我今年心想事成,因此错过了许多好料。

首一:
小妹回国我错过了和她膝足畅谈的机会。
咱们俩许多计划都泡汤了。

其二:
我不能回娘家,错过了好多好多老爸老妈的好味道!

小妹飞回台湾之前,只能来我家带我的两个宝贝去逛街,然后说声掰掰就飞走了。
在那之前,我只能怨恨啊怨恨~哀哉啊哀哉~
小妹还安慰我说:不要紧啦~等我再回来咯。
然而,老爸老妈的家常菜,一年就煮那么一次哦。

只能再等明年了哦,呜~

一直到十五元宵,小弟摇电话给我:
“姐,过来吃饭吗?
老妈说过年你没吃到现在来吃喔~”
har?
大老远特地去吃一餐元宵饭哦?
隔天就回来哦?
QQ大病初愈,谁来载送我们哦?
结果,还是因老妈病倒而泡汤了。

岂知,隔几天老妈摇电来:
“周六我来你家啊。”
OK.来咯。
原来............
她来煮饭。
她来煮我未吃到的过年菜。
呜~感动~
呜~我爱疯了!

我老爸老妈果然没让我这个超级粉丝失望。
我爱死你们了!

Saturday, January 28, 2012

心想事成

春节未来临之前,
我曾经在FB许下这么一个愿望:
“好想从年除夕在家做猪睡觉一直到十五~”
“想要红包的人自动上门来我家向我要就好~”

有些朋友对我的愿望备有同感;
有些则说:不可能啦
有些就说:新年嘛当然要好好庆祝啦

结果........................................................

今天年初六了,
我是怎么度过的呢?

从年除夕开始,
我就一直呆在家,哪里都没去。
娘家,我第一次没回家过年。
外公家,我第一次没向外公拜年。
既然娘家和外公家都没到,更别说是亲戚家了。

这个年,我是怎么度过的呢?
我没那么好命,一直做猪睡觉什么都没做。
我只是一直呆在家服侍我的老三QQ罢了。

QQ似乎接收到其老妈的心声。
从年除夕夜看了一朵朵的灿烂烟火和鞭炮声后,
她就一直生病发烧到年初四。
年初四高烧退了,身上就开始长出一点点的红疹。
接下来的QQ就好像一只无尾熊,一整天就黏在我的身上。
她,谁都不要。
家里除了我就没人可以制服她。


此外,家里也没有一个人有心情过年。
事因我隔壁二伯的大儿子也因生病入院检查。
住院一直到年初四才回家。

今天,年初六。
咱们一家才难得相聚一起在外吃了一餐饭。
咱们一家才难得坐在一起怡情怡情玩个小赌博笑笑闹闹。
嬉闹后咱们才说:这才是过年嘛~

只是,今天过后又说要开学了。
今年的新年真的是郁闷之极。
今年的新年我真的是心想事成
结果我真的哪儿都没去;
结果真的是:
要拿红包的自动上门吧~

Monday, January 16, 2012

三星

某一天,我到杂货店去show show 去38。
老板娘一见到我就额外兴奋,劈头却是一句:
“靓妈,你的邻居是友族同胞且是某某行业的吗?”
是啊~怎么啦?

老板娘说:
有一天,友族邻居回家不得其门而入。
只因友族邻居拒绝缴付管理费而无法获得access card。
路径保安入口时得交出身份证或驾驶执照才可进入。

然而,友族邻居一句“我是这里的住户”而拒绝交出任何证件。
他对着保安人员破口大骂且强硬地要求保安人员让其进入。
友族邻居的野蛮一度让入口入口交通阻塞。
保安人员只是履行其责任,友族邻居无法一句“我是这里的住户”就可以进入。
万一有什么事情,保安人员如何担当。

结果,
友族邻居在入口与保安人员争执纠缠了好几个小时,
最后还出动警方人员。
无言~

听说,
因为这起争执事件,友族邻居开始起诉居民协会。
起诉一:滥用职权让他不得其门而入。
起诉二:强迫居民缴付不必要的费用。
起诉三:征收不合理费用,美其名作为保安费却是暗中亏空。
无言~

事实是什么。
事实是。
我住的这个花园是新区。
还有许多房屋正空着或正装修。
因此许多印尼工人搬运工人可以自由进入。
单单是去年就发生了好多盗窃事件。
因此,居民们自动设立居民协会要求征收保安费。
保安费每个月80大元。
友族邻居听了大喊昂贵且不合理,拒绝缴付。

起初,我也带着怀疑的态度。
决定采取冷静观察来决定是否缴付。
然而,在短短的三四个月时间,居民协会的动力让我屈服了。
居民协会在入口处设立保安亭,自动门系统,闭路电视全齐全。
居民协会还全重新铺路,种植树木,开设紧急出口并重新装潢入口招牌。
最后他们自聘保安人员以及清洁工人。

年关将近,居民协会发动全体大扫除。
请来了三辆垃圾车,两辆水车和一辆化粪池清理车。
他们带动整百人分批清理了每一排屋子的后巷,沟渠等。

你说。
80大元,值得吗?
然而,
我的住宅区就是有着这些三星。
他们直说居民协会滥用职权亏空他们的血汗钱,
不但拒绝缴付管理费却来个大闹保安亭。
由于不得其门而入而连人带车子把咱们的保安栏杆给撞断了。

还有一个更可笑的故事。
下一回分晓吧。

Friday, January 13, 2012

吓到哭

昨天的我,真的是累毙。
身与心皆疲累不堪。

下午时分,我准时拿起车钥匙准备去载送两个宝贝放学。
走到门口小QQ老远从厨房爬到大门口;一边爬还一边兴奋叫喊我。
看见那可爱般模样我也不忍心放她与家婆呆在家。
我一抱QQ,哎哟一股异味......

带QQ到厕所清洗后QQ竟然不跟了,还向我挥手掰掰.....
原来刚刚的兴奋是.......
无言~

给QQ清洗了一个小屁股用了我不少时间。
宁宁放学了啦~
我加快马力一支箭冲到学校。
哦~低年组的学生全都放学了。
我两只眼睛两只耳朵不断搜寻宁宁。
怎么在说好的地方不见人影滴?
我找啊找;寻啊寻,
一直到下午班低年组学生都进课室了都还没找到宁宁。

不对;很不对劲的味道。

我的心开始跳个不停;口中开始喃喃自语;
冷静~冷静~冷静~
我走到校门口向一个认识的auntie询问:
“auntie~你有看见我的小女儿吗?”
auntie惊慌失措地问我:
“har?你还没有接到小女儿哦?”
auntie立即加入替我找。

此时,我更加惊慌了。
冷静~冷静~冷静~
我重新在每一个宁宁有可能到的地方再寻找一遍。
寻找途中,
有些auntie问我:你女儿是拿着什么什么书包的吗?
有些uncle 问我:你女儿是长发还是短发的?
有些保安人员问我:你女儿通常在哪里等你的?
我的心,更加慌了。
我眼眶泛红不断喃喃自语:没事的~没事的~冷静

最后,我放弃寻找了。
仔细想想,宁宁会到什么地方去。
她找不到我看不到我,第一个她想去的想见的是什么?
大姐!宁宁的大姐!

于是,我站在怡怡课室的楼梯口等。
一直等到高年组学生都下来了,
终于~终于~找到宁宁了。
我大力的把宁宁拥在怀里:天~终于找到你了。
我问宁宁:你看不到妈咪后你去哪里了?
宁宁说:我去找姐姐.....可是.......
"我找不到姐姐的课室,课室里的大姐姐叫我回课室等......"
哦~~~~~

不管怎样,宁宁安全没事就好。

事情告一个段落了吗?
还没~

吓破胆了后回到家,好想倒头睡一个安稳觉。
岂知接到二伯电话:
“鳕鱼,麻烦你替我接儿子好吗?
老师打电话来说他全身发冷发抖。”
哦~yes sir~

接了孩子堂弟,见他脸色不对还全身发冷。
摸摸他的额头,发高烧了。
结果再一次发动马力往诊疗所冲啊.......
看了医生给他吃了药,
我找借口说:“我出去买面包。”

我,
我需要一个透气的空间。
我对杂货店老板娘说:
“借借你的地方给我透气好吗?”
虚脱啊~

Friday, January 6, 2012

开工了

好久没开工了。
再次开工的滋味真是.......
累垮~

宁宁第一天上课,
我在学校陪伴她到下课。
在学校遇上好多新妈妈,第一次也是第一个孩子上小学。
我?
既然算是老手了。

陪伴了一天,隔天想不再陪伴宁宁了。
第二天,宁宁的表现算是理想。
她的同学哭的哭;找妈妈的找妈妈;
有些同学一直往外望以确保妈妈没离开。
有些同学的婆婆一直在窗外提醒孙子孙女:专心上课!
我?
趁老师进课室人就溜走了。
想想,第三天应该不用我陪伴了吧?

上课第三天,宁宁表现差强人意啊~
她竟然眼睛红红对着我。
女儿啊~第三天了哦。
你还不习惯吗?
不管三七二十一,老师进课室我再溜走了。
接下来交给姐姐去处理吧。

岂知,放学时姐姐竟然对我说:我没去找妹妹哦。

唉~算了。
也该让害羞兼小小姐宁宁自个儿去适应吧。

只是,再三天而已啊。
我竟然累到倒在床就可以立刻入睡。
我竟然做大头梦说:孩子都上课了,是我的世界咯。
是我的世界,正确的是:是我的做梦世界。
每次载送孩子放学回家,吃过午饭就倒下做猪去。
结果,和朋友喝的茶没喝到。
结果,FB博客也没法子上到。
结果,家里的差事也没做到几样。

原来,
宁宁上课了不但只是宁宁要学习适应,
就连我这个老妈也要学习适应。
单单一个周六,想到无需再早起就已开心到要放鞭炮了。
唉~
鳕鱼啊~将来还有更长的路要去适应啊~
做好心理准备吧。

Featu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