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9, 2018

一场梦

昨天妈妈说她梦见了你。
你坐着一辆车子回到了家,双脚还是不适宜走动。
你是由他人扶着进家门,然后躺在床上休息。
我听了,心如割刀。
心中好像插着一根刺,好痛,好痛,好痛。
痛得无法呼吸。
为什么?
你离开了我们应该到一个舒适安宁的地方,远离了病痛。
为什么梦中的你还是那么的痛苦?
为什么你愿意进入母亲的梦中而不是我?
是否是你不愿意让我知道你如此的状态?
为你供奉时心中一直想,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远离痛苦?
明日是你的冥诞,我什么也不想,只想你在那遥远的过度也要好好的。
就如我一直努力让自己好好的一样。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我是多么希望这一切一切,都是一场梦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Featured